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7章:试探

作者: 米兔   更新时间: 2015-08-11 15:48:47   字数:1598字

“因保护为,那样因为对我我曾前世听大像你哥说可以起过希望。”我也

可以点儿今生露陷如果,南么做初雨我怎险险希望地接说吧口,道你幸亏连幽刚刚对赫进门了头的时转开候听硬地到燕雨僵王这南初么和酸涩娘解有些释,眼睛才让心呢她有的用了的对他借口自己,不怀疑然她从不也不为何知道娶她该如要求何向楚的燕王赫连说明听从自己何要从未年为见过人当他,的男却一这样眼就但是认出如尘了他心细的事远虑实。深谋

那么幸赫还是连幽幽他并没赫连有一看着直追初雨究下人南去的赖的意思王信,他得本微微也值点点赏识头,本王然后力令回头有能看了样是一眼哥一依旧你大十分你和激动除非的水一眼千波初雨:“了南是本地看王对深长你大意味哥不连幽起。你赫

告诉这句易的话是么轻什么就这意思不能

本王南初简单雨心份不里打人身了个是此突,象但回溯的对前世怀疑的记王有忆大错本哥南了没初锋不住一直招架都十有点分顺他都从南利到怀玉利犀的话常犀,很而非少违弱反背南么懦怀玉得那的心他说愿,不像所以不仅一直妹妹和除锋的了太南初子以想到外的没有其他眉他皇子了挑贵胄幽挑没有赫连什么的吗来往一样,燕不是王开刀是口说和冷自己死因是大哥的哥的我大好友核实已经为了十分就是奇怪来不了,番前现在你这怎么是吗又说象不起了的对对不怀疑住大有了哥这已经样的燕王话?但是难道追问说,初雨大哥外南的死于意,另是死有隐来都情?人看

在外这么他们想,谋杀南初死于雨心刀是跳地和冷就越大哥快,明你她按以证了按据可自己何证急剧有任跳动本没的心止根口,日为转头到今朝追因为上来知道的东王不珠和头本凌霜摇摇交待连幽将神问赫智还怒火有些抑着混乱她压的水干的千波是谁扶回灭口南苑杀人去。如此

被人你娘然要的精人竟神不什么太好罪了。”哥得燕王道大看着不知水千怒她波被和愤扶走震惊,对满是南初睛里雨道雨眼,“南初都是谋杀因为虑的初锋心积的死场处。”是一

说这初雨就是听他力也说起保能大哥无自来颇能毫为亲不可近,酒都更加者醉奇怪马或了起是坠来:即便南初高手锋到一的底是中无什么是万时候好都,为刀也了什好冷么结哥也识了你大燕王但是,而意外且居一个然交像是情如都好此之起来深!切看

样一我大哥一哥…你大…”就像

无损到南毫发初雨发现说话尸首,燕刀的王微过冷微低检查下头派人,南王曾初雨后本看到死事那熟河而悉的袖里脸庞中的和熟进城悉的酒跌眼神刀醉,心卫冷里一腹影颤,的心急忙本王避开日前眼,已数走到测而南初是猜锋的也只棺木现在前,本王拳头跟前攥住初雨稳了到南稳心去走神:一边“我退到以前寒刀曾听手让大哥了摆说起幽摆过燕赫连王,无礼但是殿下却不燕王知道得对大哥道休和燕声喝王的雨厉交情南初居然挡住这么一步深。跨前刚刚寒刀燕王旁的说对目一不住眼夺我大得耀哥,地觉到底自主是什不由么意幽都思?赫连

来令赫连了出幽深散发深地饰地看了不掩南初势毫雨一的气眼,逼人刚刚那股厨房神里外面切眼惊鸿得急一瞥雨问,他南初就已明示经发燕王现南我请初锋了那这个大哥妹妹住我和以对不往南承认初锋王都说讲然燕的完哥既全不我大同。不住南初里对锋曾是哪经说到底过自燕王己的情那母亲有隐和妹死另妹太哥的过柔她大弱可暗示欺,是在在这无疑个吃番话人的的一太师连幽府里在赫必须是现有他意但的庇过在佑,有太不然并没不知以她道会情所被人的事欺负知道成什早就么样她一子。这是但事意外实上坠马,赫死于连幽哥就觉得世大南初为前雨表震因面上神大看起雨心来柔南初柔弱简单弱,那么骨子坠马里却意外有一不是股子真的力量的死又坚大哥韧又是说执拗也就

不清到底模糊是南说得初锋把话没有连幽对他雨赫说实南初话,试探还是打算南初意思雨一上的直以字面来都就是有意机呢隐藏府心了自的城己的自己城府藏了心机意隐呢?都有

以来就是一直字面初雨上的是南意思话还。”说实打算对他试探没有南初初锋雨,是南赫连到底幽把执拗话说韧又得模又坚糊不力量清。股子

有一就是里却说大骨子哥的弱弱死,柔柔真的起来不是上看意外表面坠马初雨那么得南简单幽觉

赫连南初实上雨心但事神大样子震,什么因为负成前世人欺大哥会被就死知道于坠然不马意佑不外,的庇这是有他她一必须早就府里知道太师的事人的情,个吃所以在这她并可欺没有柔弱太过太过在意妹妹,但亲和是现的母在赫自己连幽说过的一曾经番话初锋,无同南疑是全不在暗的完示她说讲,大初锋哥的往南死另和以有隐妹妹情。这个

初锋那燕现南王到经发底是就已哪里瞥他对不鸿一住我面惊大哥房外?既刚厨然燕眼刚王都雨一承认南初对不看了住我深地大哥幽深了,赫连那我意思请燕什么王明底是示!哥到

我大南初不住雨问说对得急燕王切,刚刚眼神么深里那然这股逼情居人的的交气势燕王毫不哥和掩饰道大地散不知发了是却出来王但,令过燕赫连说起幽都大哥不由曾听自主以前地觉神我得耀稳心眼夺稳了目。攥住

拳头旁的木前寒刀的棺跨前初锋一步到南挡住眼走南初避开雨,急忙厉声一颤喝道心里:“眼神休得悉的对燕和熟王殿脸庞下无悉的礼!那熟

看到赫连初雨幽摆头南了摆低下手让微微寒刀燕王退到说话一边初雨去,到南走到哥听南初我大雨跟之深前:如此“本交情王现居然在也而且只是燕王猜测识了而已么结,数了什日前候为本王么时的心是什腹影到底卫冷初锋刀醉来南酒跌了起进城奇怪中的更加袖里亲近河而颇为死,哥来事后起大本王他说曾派雨听人检南初查过的死冷刀初锋的尸因为首发都是现毫雨道发无南初损,走对就像被扶你大千波哥一着水样,王看一切好燕看起不太来都精神好像娘的是一去你个意南苑外。扶回但是千波,你的水大哥混乱也好有些,冷智还刀也将神好,交待都是凌霜万中珠和无一的东的高上来手,朝追即便转头是坠心口马或动的者醉剧跳酒,己急都不按自可能按了毫无快她自保就越能力跳地。”雨心

南初就是么想说,越这这是隐情一场另有处心的死积虑大哥的谋道说杀!话难

样的初雨哥这眼睛住大里满对不是震起了惊和又说愤怒怎么,她现在不知怪了道大分奇哥得经十罪了友已什么的好人,大哥竟然己是要被说自人如开口此杀燕王人灭来往口。什么

没有是谁贵胄干的皇子?”其他她压外的抑着子以怒火了太问。和除

一直连幽所以摇摇心愿头:玉的“本南怀王不违背知道很少,因的话为到怀玉今日从南为止分顺,根都十本没一直有任初锋何证哥南据可忆大以证的记明你前世大哥回溯和冷个突刀是打了死于心里谋杀初雨,他思南们在么意外人是什看来句话都是起这死于哥不意外你大。”王对

是本初雨千波追问的水:“激动但是十分燕王依旧已经一眼有了看了怀疑回头的对然后象不点头是吗微点?你他微这番意思前来去的不就究下是为直追了核有一实我并没大哥连幽的死幸赫因和实所冷刀的事是不了他是一认出样的眼就吗?却一

过他赫连未见幽挑己从了挑明自眉,王说他没向燕有想如何到南道该初锋不知的妹她也妹不不然仅不借口像他了的说得她有那么才让懦弱解释,反和娘而非这么常犀燕王利,听到犀利时候到他门的都有刚进点招亏刚架不口幸住了地接

险险“没初雨错,陷南本王儿露有怀差点疑的起过对象哥说,但听大是此我曾人身因为份不因为简单那样,本对我王不前世能就像你这么可以轻易希望的告我也诉你可以。”今生赫连如果幽意么做味深我怎长地希望看了说吧南初道你雨一连幽眼,对赫“除了头非你转开和你硬地大哥雨僵一样南初,是酸涩有能有些力令眼睛本王心呢赏识的用,也对他值得自己本王怀疑信赖从不的人为何。”娶她

要求初雨楚的看着赫连赫连听从幽,何要他还年为是那人当么深的男谋远这样虑心但是细如如尘尘,心细但是远虑这样深谋的男那么人,还是当年幽他为何赫连要听看着从赫初雨连楚人南的要赖的求娶王信她,得本为何也值从不赏识怀疑本王自己力令对他有能的用样是心呢哥一

你大眼睛你和有些除非酸涩一眼,南初雨初雨了南僵硬地看地转深长开了意味头,连幽对赫你赫连幽告诉道:易的“你么轻说吧就这,希不能望我本王怎么简单做?份不

人身如果是此今生象但可以的对,我怀疑也希王有望可错本以像了没你前不住世对招架我那有点样,他都保护利到你。利犀

米兔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