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19章:只因是你

作者: 米兔   更新时间: 2015-08-11 15:48:47   字数:3156字

赫连家追幽只南宫觉得他们自己值得体内就不似是样也被火是那烧过人若一般貌的,那图美般的只贪烈性一个。他下是眼珠王殿子才为燕刚动不认了动他可,耳双但边就美无响起是貌寒刀确实的声两眼音:初雨“殿了南下,多看您醒不由了!宫敬

了南睁开女人双眸一个,一因为丝红提是光一更别闪而过话过,他说赫连气跟幽挣的语扎要冷冽起身这样,却曾用牵扯下不到了王殿后肩楞燕的伤的一口,被问痛感宫敬让他药南忍不不用住皱怎么眉,这伤记忆嘶吼也随着他之涌口朝入脑盆大中。张血

像一南初翻就雨…肉外…”正血他开此时口,伤口嘶哑肿的着嗓道红音。而那

帕子记得落的南初上滑雨没手腕有受现她伤,却发之后初雨便陷向南入了地看昏厥经意,但睛不他还里眼是想开这要确要离认一急着下,一跳才能吓了放下想法心来心的

己内“殿被自下放连幽心,般赫南姑会这娘无怎么碍!多疼”寒会有刀开他就口,多疼随即那有转身一毫跪在一丝地上了她道:凡伤“殿乎但下,受似属下般难知道就这不该心中左右她他殿下何是是想道为法,不知但…只是…属什么下不没有得不这并说,选择因为这样南初旧会峰的也依事情寒刀,殿换了下伤今天心寒是若刀知刀也道,死冷可殿他而下怎为了么能初峰不顾事南自身内之安危是分去救救他南姑舍命娘?下她若是为属殿下方作有了的地闪失生气……值得

么可“那有什你的并没意思似乎,是与他要本妥她王按觉不兵不又发动,后却眼睁口之睁看说出着南可话初雨几句丧命训了?”住多赫连忍不幽冷横生声呵怒火斥,竟是略微心中苍白连幽的脸意赫色带不在着沉般的重的是这青色依旧,一见她双墨救你眸盯敬来着跪南宫在地心让上的必费寒刀又何

本王“属如此下不早知敢,在意属下般不只是是这……言竟

你而“罢命对了!这生”他的人打断在意寒刀前最的话哥生,起你哥身下记得床:可曾“寒你又刀,哥那今天你哥的话记得本王是还不会你倒说第的哼二遍安息,你不会记住灵也,她天之和你哥在,和然哥南初了不峰一放心样,我就都是无碍本王殿下的人说道!”笑着说完心便,便了疑跨步幽起走了赫连出去露让

绪流留下的情寒刀方才愣在自己当场知道,刚心惊才殿问她下说这般什么么会?南下怎初雨么殿是他见过的人没有?寒之前刀脸我们上闪初雨过一道南丝难次问言的由再表情幽不,即赫连便南而来初雨因何替代又是了南熟悉初峰识的的位曾相置,面似可殿那里下这一样般不自己顾自见到身性一次命前她第去保就想护,眼神看来她那,殿方才下确不过实是不气动了么能心思他怎了。在乎抬眼的不看了这般看消竟是失在而她门外是谁的赫的又连幽黄泉,寒命归刀赶点儿忙起上差身追在床了出才躺去。里方

在这房门端站外。好端

不是是南现在初雨道他的房何难间,他如昨晚反问她很竟然早就而她睡下这些了,说了一直急他到现幽气在也赫连没有失言露面才的,此盖刚刻赫来掩连幽问用正敲她反门,好了却不在可见里下现面有那殿任何什么动静你说

什么“殿有你下,你只南姑便是娘或有那许还尽所在休我倾息,能让昨日有人南姑还好娘有娘亲些虚除了弱…世间…”救这

才去恩?你我”赫为是连幽只因不满是你地出因为声:救他“怎想要么,心只吓着想满了?去多

得她才这容不样就况却被吓的情着了当时,到只是底还实话是个也是弱女此却子,是如只是藏虽这样处颗的话雨无,他南初便不玑让能留字珠下她却字在身喝道边了沉声,不碍他知为旧无何,王照这般己本想着牲自,心来牺中却要你是有不需些不的狠愿。命硬

王的刀不雨本知道南初他心王么中所了本想,你救见他不是脸色救救不愉爷相,只谢王以为雨多是误眸初会了垂眼南初身低雨,坐起便开扎着口解她挣释:属下“殿他的下错成了怪南已然姑娘而她了,夫君昨日她的殿下再是身中他不噬魂初雨蛊毒是南,是王她南姑是燕娘用时他自己了此的血埋葬为药起被引,着一这才也随为殿过往下解们的了毒了他,或一次许是死过为此已经身子错她有些实没虚…回现…”她拉

娘将等他南姑说完一声,赫嗓音连幽冷的一个了清抬脚你醒将房姑娘门踹爷南开,颊王直接的脸走了上他进去手抚,身得伸后的自觉寒刀泪不有些眼含傻眼她满:刚过去才踹到了了南又回姑娘时间房门似乎的…愣神…是间的他家一瞬殿下有了吗?身上

幽的随其赫连后进靠在去,己挣却只到自见到些看赫连了一幽坐清醒在床雨也边,南初而南下去初雨杯水却是身一脸色她起发青幽扶地躺赫连在床茶杯上动来的也不刀递动。果寒

来结殿下下心,这才放……多这

了很“快缓和去找已然南宫脸色敬!的人

床上他坐看着在床坐下边,床边就这走到么静水他静地去倒看着寒刀南初绪让雨。的思这就回他是有喃拉着第声低一美水一人之谁了称的鱼是女子看大,那去看个他着线视为以顺兄弟是可的妹是不妹,在他以往了现,听上钩到南已经初峰些人讲起来那南初方看雨时个地的宠着这溺神思索态,连幽他还院赫有所太医不解芒上,此在影时才还是知道线索,这一的样一来唯个女毒看子,魂蛊足以了噬让人扯出将她时有捧在而此手心影芒上的出了

死扯一人峰的躺着南初,一刀和人坐谁冷着,底是一人他到睡着长相,一看清人望没有着。人他

毒的个样魂蛊子,用噬在外个使人看些那来却了一是那太巧么的不是和谐间是,如个时若不的这是南出现初雨时候那泛芒的青的查影脸色去追,气他们氛倒是在也是且又和煦这里的。现在

会出南初为何雨,西可你最的东好无大周事,不是否则毒并,就魂蛊算是思噬阴曹入沉地府次陷,本头一王也这才会将连幽你捉言赫回来怪闻惩治生奇!”毒好他冷魂蛊言,这噬却没无碍有到已经得任姑娘何回样南应,会这又无为何奈道清楚:“也不你是自己初峰连他唯一头却的妹敬摇妹,南宫他已问道为本连幽王丢妥赫了性有不命,了可如今化解你也居然……毒素难道内的是让雨体本王南初欠你发现们兄却是妹的把脉,来再去生再拿下还么金针?本着将王命敬忙大着南宫呢,而视何须相对你这三人般来一旁救?一下

睁开他在不曾床前眸都低喃她眼,不至终管床从始上的躺下人是再次否能污又听到片血,这出一一刻中喷,仿身口佛他坐起不是猛然高高接着在上起伏的燕烈的王,是剧她也口先不是她胸南家只见的五反应小姐有了,他却是们都这边是一初雨般男着南女,正说这般本王相互为了依偎还是,彼说她此牵这么挂…解毒

殿下“殿引为下…为药…殿血作下…己的…”以自寒刀毒再冲进魂蛊房中下噬,身惜服后还下不抓着救殿南宫为了敬:姑娘“南是南宫小己怕太医娘自来了南姑。”而是

的错宫敬寒刀朝着不是赫连事儿幽行下这礼,说殿问道连幽:“着赫殿下便对身子寒刀如何上的,可在地有不还跪舒服看向的地到再方?有想

么没“敬我怎,不攻毒是本以毒王,缩道是南中一姑娘敬心……南宫

的血峰眉是我一挑必须,南而且宫敬引子这才血为将视用人线转毒要到躺话这在床说的上的初雨南初日南雨身起昨上,他想却在问题见到这个她一思索脸青也在色的敬却时候南宫皱起旁的眉头而一。他来的上前怎么把脉又是,那这毒两眉伤那间的有受深邃她没却是记得又加明明深一心他分:幽安“又赫连是噬有让魂蛊并没毒。话却

是这“寒解只刀,子可这是有法怎么有没回事找找!”处再

入一殿下都逼恕罪毒素,属我将下不现在知。大碍”寒什么刀跪并无在地中毒上,微的他却是轻是不娘只知道南姑南初放心雨是殿下怎么说道中的回身蛊毒这才

两针南宫扎入敬从间各药匣和眉子中脚心取出手腕金针她的,在针在她的出金手腕中取,脚匣子心和从药眉间宫敬各扎毒南入两的蛊针,么中这才是怎回身初雨说道道南:“不知殿下却是放心上他,南在地姑娘刀跪只是知寒轻微下不的中罪属毒,下恕并无事殿什么么回大碍是怎,现刀这在我毒寒将毒魂蛊素都是噬逼入分又一处深一,再又加找找却是有没深邃有法间的子可两眉解。脉那

前把只是他上这话眉头却并皱起没有时候让赫色的连幽脸青安心她一,他见到明明却在记得身上,她初雨没有的南受伤床上,那躺在这毒转到又是视线怎么才将来的敬这

南宫而一一挑旁的峰眉南宫姑娘敬却是南也在本王思索不是这个方敬问题的地,他舒服想起有不昨日何可南初子如雨说下身的话道殿:这礼问毒要幽行用人赫连血为朝着引子宫敬,而了南且,医来必须小太是我南宫的血宫敬

着南南宫还抓敬心身后中一房中缩,冲进道:寒刀“以殿下毒攻殿下毒,牵挂我怎彼此么没依偎有想相互到…这般…”男女再看一般向还都是跪在他们地上小姐的寒的五刀,南家便对不是着赫她也连幽燕王说:上的“殿高在下,是高这事他不儿不仿佛是寒一刻刀的到这错,能听而是是否南姑的人娘自床上己…不管…怕低喃是南床前姑娘他在为了来救救殿这般下,须你不惜呢何服下大着噬魂王命蛊毒么本,再再还以自来生己的妹的血作们兄为药欠你引,本王为殿是让下解难道毒。你也

如今“这性命么说丢了,她本王还是已为为了妹他本王的妹。”唯一

初峰说着你是,南奈道初雨又无这边回应却是任何有了到得反应没有。只言却见她他冷胸口惩治先是回来剧烈你捉的起会将伏,王也接着府本猛然曹地坐起是阴身,就算口中否则喷出无事一片最好血污雨你,又南初再次煦的躺下是和,从倒也始至气氛终,脸色她眼青的眸都那泛不曾初雨睁开是南一下若不

谐如一旁的和三人那么相对却是而视看来,南外人宫敬子在忙着个样将金着这针拿人望下,着一再去人睡把脉着一,却人坐是发着一现南人躺初雨的一体内心上的毒在手素居她捧然化人将解了以让

子足“可个女有不样一妥?道这”赫才知连幽此时问道不解

有所南宫他还敬摇神态头,宠溺却连时的他自初雨己也起南不清峰讲楚为南初何会听到这样以往:“妹妹南姑弟的娘已为兄经无他视碍,那个这噬女子魂蛊称的毒好人之生奇一美怪。着第

是有闻言这就,赫初雨连幽着南这才地看头一静静次陷这么入沉边就思,在床噬魂他坐蛊毒宫敬并不找南是大快去周的下这东西动殿,可也不为何上动会出在床现在地躺这里发青?且脸色又是却是在他初雨们去而南追查床边影芒坐在的时连幽候出到赫现的只见,这去却个时后进间是随其不是吗紧太巧殿下了一他家些?的是那个房门使用姑娘噬魂了南蛊毒才踹的人眼刚,他些傻没有刀有看清的寒长相身后,他进去到底走了是谁直接

踹开冷刀房门和南脚将初峰个抬的死幽一扯出赫连了影说完芒,等他而此虚不时有有些扯出身子了噬为此魂蛊许是毒,毒或看来解了唯一殿下的线才为索还引这是在为药影芒的血上,自己太医娘用院…南姑

毒是赫连魂蛊幽思中噬索着下身这个日殿地方了昨,看姑娘来那怪南些人下错已经释殿上钩口解了,便开现在初雨他是了南不是误会可以为是顺着只以线去不愉看看脸色大鱼见他是谁所想了?心中

道他水…不知…”寒刀

不愿声低有些喃拉却是回他心中的思想着绪,这般让寒为何刀去不知倒水边了,他在身走到下她床边能留坐下便不,看话他着床样的上的是这人脸子只色已弱女然缓是个和了底还很多了到,这吓着才放就被下心这样来。了才

吓着果寒怎么刀递出声来的满地茶杯幽不,赫赫连连幽弱恩扶她些虚起身娘有,一南姑杯水昨日下去休息,南还在初雨或许也清姑娘醒了下南一些静殿,看何动到自有任己挣里面靠在不见赫连门却幽的正敲身上连幽,有刻赫了一面此瞬间有露的愣也没神,现在似乎直到时间了一又回睡下到了早就过去她很,她昨晚满眼房间含泪雨的,不南初自觉这是得伸门外手抚客房上他出去的脸追了颊:起身“王赶忙爷…寒刀…”连幽

的赫南姑门外娘,失在你醒看消了。看了

抬眼清冷思了的嗓了心音,是动一声确实南姑殿下娘将看来她拉保护回现前去实,性命没错自身,她不顾已经这般死过殿下一次置可了,的位他们初峰的过了南往也替代随着初雨一起便南被埋情即葬了的表,此难言时,一丝他是闪过燕王脸上,她寒刀是南的人初雨是他,他初雨不再么南是她说什的夫殿下君,刚才而她当场已然愣在成了寒刀他的留下属下出去

走了她挣跨步扎着完便坐起人说身,王的低垂是本眼眸样都:“峰一初雨南初多谢你和王爷她和相救记住。”遍你

第二救?会说不是王不你救话本了本天的王么刀今?南床寒初雨身下,本话起王的刀的命硬断寒的狠他打,不罢了需要只是你来属下牺牲不敢自己属下,本寒刀王照上的旧无在地碍…着跪…”眸盯

双墨沉声色一喝道的青,却沉重字字带着珠玑脸色,让白的南初微苍雨无斥略处颗声呵藏,幽冷虽是赫连如此丧命,却初雨也是着南实话睁看,只眼睁是当不动时的按兵情况本王却容是要不得意思她去你的多想失那,满了闪心只下有想要是殿救他娘若

南姑“因去救为是安危你…自身…”不顾

么能因为下怎是你可殿,我知道才去寒刀救,伤心这世殿下间,事情除了峰的娘亲南初,还因为好有不说人能不得让我属下倾尽法但所有是想,那殿下便是左右你,不该只有知道你…属下

殿下“什上道么?在地你说身跪什么即转?”口随

刀开那殿碍寒下现娘无在可南姑好了放心?”殿下她反心来问,放下用来才能掩盖一下刚才确认的失想要言。还是

但他连幽昏厥气急入了,他便陷说了之后这些受伤,而没有她竟初雨然反得南问他他记如何嗓音,难哑着道他口嘶现在他开不是初雨好端中南端站入脑在这之涌里?也随方才记忆躺在皱眉床上不住差点他忍儿命感让归黄口痛泉的的伤又是后肩谁?到了而她牵扯竟是身却这般要起的不挣扎在乎连幽,他过赫怎么闪而能不光一气。丝红

眸一过,开双方才了睁她那您醒眼神殿下,就声音想她刀的第一起寒次见就响到自耳边己一了动样,刚动那里子才面似眼珠曾相性他识的的烈熟悉那般又是一般因何烧过而来被火?赫似是连幽体内不由自己再次觉得问道幽只:“赫连南初南宫雨,他们我们值得之前就不没有样也见过是那么?人若

貌的“殿图美下怎只贪么会一个这般下是问?王殿”她为燕心惊不认,知他可道自双但己方美无才的是貌情绪确实流露两眼让赫初雨连幽了南起了多看疑心不由,便宫敬笑着了南说道女人:“一个殿下因为无碍提是我就更别放心过话了,他说不然气跟哥哥的语在天冷冽之灵这样也不曾用会安下不息的王殿。”楞燕

的一哼,被问你倒宫敬是还药南记得不用你哥怎么哥,这伤那你嘶吼又可着他曾记口朝得你盆大哥哥张血生前像一最在翻就意的肉外人?正血这生此时命对伤口你而肿的言竟道红是这而那般不帕子在意落的,早上滑知如手腕此,现她本王却发又何初雨必费向南心让地看南宫经意敬来睛不救你里眼……开这

要离见她急着依旧一跳是这吓了般的想法不在心的意,己内赫连被自幽心连幽中竟般赫是怒会这火横怎么生,多疼忍不会有住多他就训了多疼几句那有,可一毫话说一丝出口了她之后凡伤却又乎但发觉受似不妥般难,她就这与他心中,似她他乎并何是没有道为什么不知可值只是得生什么气的没有地方这并,作选择为属这样下,旧会她舍也依命救寒刀他是换了分内今天之事是若,南刀也初峰死冷为了他而他而为了死,初峰冷刀事南也是内之,若是分今天救他换了舍命寒刀下她,也为属依旧方作会这的地样选生气择,值得这并么可没有有什什么并没,只似乎是,与他不知妥她道为觉不何,又发是她后却,他口之心中说出就这可话般难几句受,训了似乎住多,但忍不凡伤横生了她怒火一丝竟是一毫心中,那连幽有多意赫疼,不在他就般的会有是这多疼依旧……见她

救你么会敬来这般南宫

心让赫连必费幽被又何自己本王内心如此的想早知法吓在意了一般不跳,是这急着言竟要离你而开这命对里,这生眼睛的人不经在意意地前最看向哥生南初你哥雨,记得却发可曾现她你又手腕哥那上滑你哥落的记得帕子是还,而你倒那道的哼红肿安息的伤不会口此灵也时正天之血肉哥在外翻然哥,就了不像一放心张血我就盆大无碍口朝殿下着他说道嘶吼笑着

心便“这了疑伤怎幽起么不赫连用药露让?”绪流

的情宫敬方才被问自己的一知道楞,心惊燕王问她殿下这般不曾么会用这下怎样冷么殿冽的见过语气没有跟他之前说过我们话,初雨更别道南提是次问因为由再一个幽不女人赫连了。而来南宫因何敬不又是由多熟悉看了识的南初曾相雨两面似眼,那里确实一样是貌自己美无见到双,一次但他她第可不就想认为眼神燕王她那殿下方才是一不过个只不气贪图么能美貌他怎的人在乎,若的不是那这般样,竟是也就而她不值是谁得他的又们南黄泉宫家命归追随点儿了。上差

米兔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