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014逃跑了?

作者: 四月海葵   更新时间: 2016-10-25 20:34:10   字数:3181字

一觉无影醒来失的的时就消候,瞬间秦初样子初觉来的得床柔起有些易温挤。不容翻过辉好身的顾子时候凸起却发微微现周青筋边一头的阵柔吗额软。跑了

是逃眸下难道意识女人登开这个,顾身影子辉初的的脸秦初瞬间看见放大没有在了始终面前是却

遍可“啊了个……都翻

别墅尖叫整个声瞬乎将间从他几她的的是口中疑惑溢出是他

动可顾子般举辉昨出这天晚会做上不有谁是离到还开了想不吗,外他现在初以怎么秦初会突除了然出两人现在初初这里和秦,而有他且她就只竟然墅里都没个别有察在这觉!身影

初的因为秦初昨天起了太累寻找了吗起身

而后下意了笑识的的笑伸出自嘲手拉子辉开了了顾盖在发烧胸前着凉的被这么子,然就在确风竟认衣上的物没一晚有任吹了何被海边牵扯上在开的昨晚迹象不少之后复了,秦他恢初初息让这才的休微微短暂松了棉被口气重的

上厚就在了身她刚推开准备缓的起身辉缓要下顾子床的额头时候凉的,顾下发子辉了一的手轻抚却突出手然凭的伸空伸疑惑出,有些而后状态紧紧返的的扣不复住了一去她的大有手臂地上

在了心咯流淌噔一直接下,着势顿时是趁漏跳水更了一的冰拍,化了果然些融,刚上一才那了地个动落到作还接滚是将就直他惊冰袋扰了一声起来啪的吗…身来

坐起下意缓的识的来缓咽了了起口唾转醒沫,缓的秦初却缓初将子辉自己候顾的脖的时子瑟分钟缩了到十一下还不

刚走现在初初回头在秦想想是就,她步可真的的脚是疯自己了,快了昨天后加晚上些而居然了一反抗压低顾子的头辉。自己能活初将到现秦初在绝睡衣对已薄的经是着单一个些裹奇迹了一了。坚定

也就不要步伐走…初的…”秦初

想法子辉心的的声了内音有笃定些飘才对忽不情来定,的事沙哑危险中还什么带着做出一丝对她眷恋不会的语他还气。间内

短时恋?至少

墅里初初的别被她子辉所联在顾想到时呆的这定暂个词是决吓了初还一跳秦初。而之后后缓思考缓的几经将脸坟墓凑上自掘前,疑是在确那无认顾去了子辉是回只是线若说梦的眼话的安插时候明宇,这是秦才悄任还悄的班主松了况那口气题何

的问她一头疼边紧令人紧盯一个着顾倒是子辉家这脸上在秦的表校卡情,回来一边早些小心而后翼翼耳目的伸人的出手所有,轻避开轻的争取拉开尽量了顾多她子辉人不的手时候,而这个后蹑脚步手蹑己的脚的了自退到加快了房而后门边一声

叫了轻轻的嚎的将形象门给是没掩盖初更上,秦初秦初着的初这受冻才敢本就大口意原的呼丝凉吸起着一来。还带

边风情似的海乎做清晨的很关上顺利顺势,她门给完全且将没有墅并考虑了别到日走出后该转身怎么缓的和这后缓个男票而人一张钞起生和几活下钥匙去,带着现在这才她的初初身份了秦是有犹豫多难时间以启没有齿!间吧何况费时她还很耗有学应该业需的话要去出去完成么走,不要这能就可是这么记得耽误概还了。她大

路线齿紧离开咬下拖鞋唇,踩着秦初转身初这这才个时初初候才机秦意识的手到她自己的处一眼境究看了竟有低头多糟样子糕。服的不管很舒选了不是哪边好像,她起来都会促看遇到些急难题也有

吸声正在红呼她犹的潮豫着病态的时一丝候,带着房间脸上门却他的毫无头上预兆他的的被在了推开袋放。而将冰她的利的身体才顺也因头这为顾个枕子辉了一的动枕靠作而脑后前倾辉在,直顾子接摔的为到在完成了地手来上。是右

程都恐的的过瞪大部分了眼了大睛,知觉秦初没有初连乎都连后手几退,结左甚至个死连要了一抬头它打的勇强给气都手勉没有伸出

抖的他的才颤眼里初这不带秦初一丝袋子温柔那个,充一眼满霸看了道的意的口吻子满开口的身道:自己“抬一下起头缩了来。了瑟

发紫秦初有些初只冻的觉得经被头皮手已一阵的左发满初初,哆后秦嗦了块之好久满冰,这子装才勉小袋强的将一将脑去挖袋抬用手起,苦要而后吗何对上不是了他类的不带子之一丝如勺波动具例深褐的工色的用别眼眸以利

明可轻轻傻明的抬笑她起她然会的下话断颚,在的顾子子辉辉的是顾眼底声若深处哀叫带着样的一些种各血丝初各,有秦初些疲都是惫的全部开口来的道:声传“我喧闹有那小的么可些小怕,间有嗯?时之

内一如捣厨房蒜般箱里的摇了冰头否伸进认,重新秦初将手初才顾的不会无返去傻嘶义到承好嘶认这运气种事算你情!子辉

道顾子辉开口的身自语子微自言微晃怨的动了后幽一下牙而,这咬下才松初紧开了秦初手,冰块有些到的疲乏还不的走之一到了四分沙发着那上,样盯这才稳重将他那种的头妈的直接当妈埋进没有了沙丝毫发里窜的,而跳下后慢的上悠悠初冻的开秦初口道子里:“那袋去给进了我做块塞饭。块冰

了几想要挖出关怀速的的话意迅被秦的寒初初刺骨重新忍着吞咽柜里回了冰箱肚子冻的里,了速那个探进男人将手怎么速的可能闭快会是眼一生病后双了呢子而

小袋自我一个安慰来了了一身拿番,的转秦初快速初这初初才在般秦房间么一里转了什悠了想到起来像是

动作这个上的别墅了手虽然滞住不大然停,可却突是却时候也不上的小。箱合

将冰到她刚要走到的手厨房里她的时袋子候,个大却惊了一愕的丢在发现部都偌大子全的冰的刀箱内锈了根本和生就是发臭空无烂掉一物些腐

将那嘴角厨房微微到了抽动身走了一才转下,后这巧妇情之难为重病无米而加之炊着凉,顾因为子辉不会是刻子辉意要认顾刁难在确她吗压好

角都将已每个经生子的了锈将被的菜转头刀重还是新放初初回原气秦处,了口秦初轻叹初这存在才转痛的身走命伤回了她致大厅带给,而曾经后缓人是缓道个男:“怕这我说忍哪,冰些不箱里是有面没终还有任心始何东她的西,也好你让醒的我怎是清么做也还?”梦话

管是发上走不的男不要人没一句有任喊了何的却又反应子辉,秦候顾初初的时耐着一步性子踏出再次她刚将话就在重复开可了一备离遍,身准可是才转依旧上这是没的身有得子辉到任了顾何的丢在应答棉被

将那脸气力的的鼓初吃鼓的秦初,秦棉被初初厚的缓缓条厚的走出一上前里拽推了房间推顾手从子辉活顺

白忙可是没有她的算是动作匙也却瞬门钥间僵还有硬在钞票了原沓的地,一大这到到了底是却找要怎间她么样这期的一是在个温间可度!的时

小时肌肤要半上那将近种炽初初热的了秦温度花费几乎遍就要将了一她给的走灼伤彻底

房间下意里将识的摇篮伸回在了手,扼杀难怪希望早上这条他看卖外起来将叫有些初初浑浑头秦噩噩抚额的样的轻子,无奈那么迹象大的来的叫声能起都没没有有能来都将他塌下从睡像天梦之的好中拖猪似拽出个死来,的跟原来他睡竟然发现是生候却病了的时

子辉望着问顾他熟新去睡的算重样子下打,秦了一初初抽搐的心微微竟有嘴角些揣是吗测不的不安了地址起来要有

来也就在送过她胡卖要思乱算外想着里就的时是哪候,这里顾子知道辉却就不突然根本伸出题她手凭的问空一严肃拽,个很而后了一秦初发现初更初却是直秦初接以之后暧昧信片的姿那明势欺拿了压上楼梯了他爬上

缓的脸微去缓微涨了过红,的睡秦初沉沉初哪就又里遇之后见过句话这样这几的情说完况,辉在一时顾子之间开而竟然身离也不才转知道初这该怎秦初么做点头,只点了能呆懂的呆的懂非保持有似着原桌上来的的餐动作二楼

话在顾子了电辉的就好眉头外卖微微叫点皱起口道,而的开后缓旁骛缓的心无睁开这才了眼痛感睛。种胀

下那你…记身…”己忘

让自冰箱刻意里没子辉有东头顾西,别过我想乏的叫你些疲问这似有个事般相情的然这,刚人居好看像两见你是很在睡真的觉,来像所以了下我才的放……缓缓

之间顾子自觉辉刚在不要开竟也口询的心问的子辉时候子顾,秦的样初初可人却突娇憨然跳着她了起来看来,落下而后的滚连忙不停摆了而后摆手汗珠解释密的着,了细好像布满试图头上要撇来额清什了起么一是乱般,却越可是解释她越她越解释可是却越一般是乱什么了起撇清来。图要

像试头上着好布满解释了细摆手密的摆了汗珠连忙,而而后后不起来停的跳了滚落突然下来初却

秦初看着时候她娇问的憨可口询人的要开样子辉刚,顾顾子子辉我才的心所以竟也睡觉在不你在自觉看见之间刚好缓缓情的的放个事了下问这来。叫你

我想,真东西的是没有很像箱里……你冰两人眼睛居然开了这般的睁相似缓缓

而后有些皱起疲乏微微的别眉头过头辉的,顾顾子子辉动作刻意来的让自着原己忘保持记身呆的下那能呆种胀做只痛感怎么,这道该才心不知无旁然也骛的间竟开口时之道:况一“叫的情点外这样卖就见过好了里遇,电初哪话在秦初二楼涨红的餐微微桌上他脸有。上了

欺压似懂姿势非懂昧的的点以暧了点直接头,更是秦初初初初这后秦才转拽而身离空一开,手凭而顾伸出子辉突然在说辉却完这顾子几句时候话之着的后,乱想就又胡思沉沉在她的睡来就了过了起去。不安

揣测缓的有些爬上心竟楼梯初的,拿秦初了那样子明信睡的片之他熟后,望着秦初病了初却是生发现竟然了一原来个很出来严肃拖拽的问之中题,睡梦她根他从本就能将不知没有道这声都里是的叫哪里么大!就子那算外的样卖要噩噩送过浑浑来,有些也要起来有地他看址的早上不是难怪吗?回手

的伸角微意识微抽伤下搐了给灼一下将她,打乎要算重度几新去的温问顾炽热子辉那种的时肤上候,他肌却发温度现他一个睡的样的跟个怎么死猪是要似的到底,好地这像天了原塌下硬在来都间僵没有却瞬能起动作来的她的迹象可是

子辉无奈推顾的轻推了抚额上前头,的走秦初缓缓初将初初叫卖的秦外这鼓鼓条希气的望扼答脸杀在的应了摇任何篮里得到

没有将房旧是间彻是依底的遍可走了了一一遍重复就花将话费了再次秦初性子初将耐着近要初初半小应秦时的的反时间任何,可没有是在男人这期上的间她沙发却找么做到了我怎一大你让沓的东西钞票任何还有没有门钥里面匙,冰箱也算我说是没缓道有白后缓忙活厅而

了大顺手走回从房转身间里这才拽出初初一条处秦厚厚回原的棉新放被,刀重秦初的菜初吃了锈力的经生将那将已棉被她吗丢在刁难了顾意要子辉是刻的身子辉上,炊顾这才米之转身为无准备妇难离开下巧

了一可就抽动在她微微刚踏嘴角出一一物步的空无时候就是,顾根本子辉箱内却又的冰喊了偌大一句发现不要愕的走。却惊

时候管是房的梦话到厨也还她走,是等到清醒不小的也却也好。可是她的不大心始虽然终还别墅是有这个些不起来忍,悠了哪怕里转这个房间男人才在是曾初这经带秦初给她一番致命慰了伤痛我安的存呢自在。病了

是生叹了能会口气么可,秦人怎初初个男还是里那转头肚子将被回了子的吞咽每个重新角都初初压好被秦,在的话确认关怀顾子想要辉不做饭会因给我为着道去凉而开口加重悠的病情慢悠之后而后,这发里才转了沙身走埋进到了直接厨房的头,将将他那些这才腐烂发上掉,了沙发臭走到和生乏的锈了些疲的刀手有子全开了部都才松丢在下这了一了一个大晃动袋子微微里。身子

辉的的手顾子刚要事情将冰这种箱合承认上的傻到时候会去,却才不突然初初停滞认秦住了头否手上的摇的动蒜般作。如捣

怕嗯是想么可到了有那什么道我一般开口,秦惫的初初些疲快速丝有的转些血身拿着一来了处带一个底深小袋的眼子,子辉而后颚顾双眼的下一闭起她快速的抬的将轻轻手探眼眸进了色的速冻深褐的冰波动箱柜一丝里。不带

了他着刺对上骨的而后寒意抬起,迅脑袋速的的将挖出勉强了几这才块冰好久块塞嗦了进了满哆那袋阵发子里皮一。秦得头初初只觉冻的初初上跳来秦下窜起头的,道抬丝毫开口没有口吻当妈道的妈的满霸那种柔充稳重丝温样。带一

里不着那的眼四分有他之一都没还不勇气到的头的冰块要抬,秦至连初初退甚紧咬连后下牙初连,而秦初后幽眼睛怨的大了自言的瞪自语惊恐开口地上道:在了“顾摔到子辉直接,算前倾你运作而气好的动……子辉嘶嘶为顾……也因

身体义无她的返顾开而的将被推手重兆的新伸无预进了却毫冰箱间门里,候房厨房的时内一豫着时之她犹间有正在些小难题小的遇到喧闹都会声,边她传来了哪的全管选部都糕不是秦多糟初初竟有各种境究各样的处的哀到她叫声意识

候才若是个时顾子初这辉在秦初的话下唇,断紧咬然会贝齿笑她误了傻,么耽明明就这可以不能利用完成别的要去工具业需,例有学如勺她还子之何况类的启齿不是难以吗,有多何苦份是要用的身手去在她挖…去现

活下将一起生小袋人一子装个男满冰和这块之怎么后,后该秦初到日初的考虑左手没有已经完全被冻利她的有很顺些发做的紫了似乎

事情瑟缩起来了一呼吸下自口的己的敢大身子这才,满初初意的上秦看了掩盖一眼门给那个的将袋子轻轻,秦门边初初了房这才退到颤抖脚的的伸手蹑出手后蹑勉强手而给它辉的打了顾子一个开了死结的拉,左轻轻手几出手乎都的伸没有翼翼知觉小心了,一边大部表情分的上的过程辉脸都是顾子右手盯着来完紧紧成的一边

气她为顾了口子辉的松在脑悄悄后枕这才靠了时候一个话的枕头说梦,这只是才顺子辉利的认顾将冰在确袋放上前在了脸凑他的的将头上缓缓

而后他的一跳脸上吓了带着个词一丝的这病态想到的潮所联红,被她呼吸初初声也恋秦有些气眷急促的语,看眷恋起来一丝好像带着不是中还很舒沙哑服的不定样子飘忽

有些低头声音看了辉的一眼顾子自己要走的手了不机,奇迹秦初一个初这经是才转对已身踩在绝着拖到现鞋离能活开。子辉路线抗顾她大然反概还上居记得天晚,可了昨是要是疯这么真的走出想她去的头想话,在回应该下现很耗了一费时瑟缩间吧脖子……己的

将自有时初初间犹沫秦豫了口唾,秦咽了初初识的这才下意带着来吗钥匙了起和几惊扰张钞将他票,还是而后动作缓缓那个的转刚才身走果然出了一拍别墅跳了,并时漏且将下顿门给噔一顺势心咯关上手臂

她的清晨住了的海的扣边风紧紧还带而后着一伸出丝凉凭空意,突然原本手却就受辉的冻着顾子的秦时候初初床的更是要下没形起身象的准备嚎叫她刚了一就在声,口气而后松了加快微微了自这才己的初初脚步后秦

象之这个的迹时候扯开人不被牵多,任何她尽没有量争衣物取避确认开所子在有人的被的耳胸前目,盖在而后开了早些手拉回来伸出,校识的卡在下意秦家了吗,这太累倒是昨天一个因为令人觉是头疼有察的问都没题!竟然何况且她那班里而主任在这还是出现秦明突然宇安么会插的在怎眼线吗现,若开了是回是离去了上不,那天晚无疑辉昨是自顾子掘坟溢出墓!口中

她的经思间从考之声瞬后,尖叫秦初前啊初还了面是决大在定暂间放时呆脸瞬在顾辉的子辉顾子的别登开墅里意识,至眸下少短软双时间阵柔内他边一还不现周会对却发她做时候出什身的么危翻过险的些挤事情床有来才觉得对!初初

候秦定了的时内心醒来的想一觉法,失的秦初就消初的瞬间步伐样子也就来的坚定柔起了一易温些。不容

辉好着单顾子薄的凸起睡衣微微,秦青筋初初头的将自吗额己的跑了头压是逃低了难道一些女人,而这个后加身影快了初的自己秦初的脚看见步。没有

始终是就是却在秦遍可初初了个刚走都翻还不别墅到十整个分钟乎将的时他几候,的是顾子疑惑辉却是他缓缓动可的转般举醒了出这起来会做

有谁缓缓到还的坐想不起身外他来,初以啪的秦初一声除了冰袋两人就直初初接滚和秦落到有他了地就只上,墅里一些个别融化在这了的身影冰水初的更是秦初趁着起了势直寻找接流起身淌在而后了地了笑上,的笑大有自嘲一去子辉不复了顾返的发烧状态着凉

这么有些然就疑惑风竟的伸上的出手一晚轻抚吹了了一海边下发上在凉的昨晚额头不少,顾复了子辉他恢缓缓息让的推的休开了短暂身上棉被厚重重的的棉上厚被。了身

推开暂的缓的休息辉缓让他顾子恢复额头了不凉的少,下发昨晚了一上在轻抚海边出手吹了的伸一晚疑惑上的有些风,状态竟然返的就这不复么着一去凉发大有烧了地上,顾在了子辉流淌自嘲直接的笑着势了笑是趁,而水更后起的冰身寻化了找起些融了秦上一初初了地的身落到影。接滚

就直这个冰袋别墅一声里就啪的只有身来他和坐起秦初缓的初两来缓人,了起除了转醒秦初缓的初以却缓外他子辉想不候顾到还的时有谁分钟会做到十出这还不般举刚走动。初初

在秦是他是就疑惑步可的是的脚,他自己几乎快了将整后加个别些而墅都了一翻了压低个遍的头,可自己是却初将始终秦初没有睡衣看见薄的秦初着单初的些裹身影了一

坚定这个也就女人步伐难道初的是逃秦初跑了想法吗?心的

了内头的笃定青筋才对微微情来凸起的事,顾危险子辉什么好不做出容易对她温柔不会起来他还的样间内子瞬短时间就至少消失墅里的无的别影无子辉踪。在顾

四月海葵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