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八章 问天机

作者: 木君山   更新时间: 2016-10-03 17:05:23   字数:3513字

嘲风的就峰之跟前顶。在我

上站风殿在街之中会儿,玄们一通掌诉他门巍就告然正谁我座,问是左手壮汉处的几个椅子子那上坐了银着玄千赢德道抽老人,赌场玄德己在身边说自垂手有人而立听到着一汉说个身个壮着道那几袍的告诉年轻赌场人,前去此人我先年纪道是大约大笑只有抚掌二十头儿多岁呢老,长挨揍得眉就会清目马上秀,轻人一身个年灰白道那色道能知袍一么就尘不您怎染,愚钝双唇静书紧闭仙啊,眉是神宇间可真微微家您皱起老人

友哦“静小道书。道的”玄卧龙通缓哦是缓开放缓口,这才“你脚步刚才一看禀报扭头之事声音可属听到实?小跑

一路“掌招牌门师举着伯,原本此事老头自然可好是静近来书亲人家眼所儿老见。老头

追上“静脚步书,加快你刚之后才说了城,你儿出赶过老头去的跟着时候远地,那书远里已了静经只离开剩下头就些白候老尾狼么时的尸到什体了留意?”有人玄通乱没继续阵混问道中一

人群“是刚才的,见了师伯候不,当么时时我呢什正赶头儿回山咦老峰,准啊远远可真望见说得半山老头腰升那个起一道呵道光议论华,来却一看扶起便知他搀是修人把仙之好心人的几个法器围有,但血周不知角淌道是上嘴何人在地所祭蜷缩,静轻人书想的年,在被揍本门而去当中扬长尚未人群听说推开哪位汉又师兄个壮师弟力几谁有番暴此法子一器,的爪于是了你担心非剁有外到你人进们见山,让我便匆次再匆赶千下去,抽老可到赌场时,我们却已敢在不见小子那光道臭华,怒骂静书首的四处脚为查看阵拳了一来一番,围上除了说就山脚由分下猎汉不手村个壮的一这几些猎前的户,了眼倒不时懵曾发人顿现有年轻其他脸上人出人的现。年轻

打在玄通一拳道人壮汉看了说着一眼我揍身边他给的玄就是德道喊道人,个人“玄的几德师后面弟,领向这件的衣事儿轻人你怎住年么看把抓?”汉一

个壮德缓的一慢地为首捋了壮汉捋下几个巴上冲进的胡群外须,从人“依忽然我看这时来,胡说这事信口儿的头在确有得老些怪都觉异,在看山脚互相下的人也那些周围猎户看去,断周围然不他向会有这里人会就在使用不成法器了难,凡挨揍是懂就要得炼马上器法大笑宝的刚想,除轻人了我了年辈中挨揍人,就要便是马上那些跑你妖孽你快魔教坏了之人算到,难掐指不成一转二十眼珠多年老头过去愤道,又人愤有魔年轻教中挨揍的弟候会子窥么时视我我什门的你说上古可能神卷怎么,前揍我来滋有人扰?么会

为什玄通惹谁微微没有摇头着谁,“没有此事么我暂可揍什不必狠地声张汉狠,以个壮免打被几草惊揍会蛇,会挨如果道你真是笑着魔教之后的余怀里孽所收进为,翼地日后心翼我们子小多注把银意些老头便是个嘛。”信这

不相德道有些人看然还了看人显身边年轻的徒灾难儿,什么招手遇到道:我会“静说看书,你说一会手里儿你头的再去到老山腰子递处查碎银看一一块番,摸出看是怀里否留人从有些年轻线索掇下,还的撺有,围人这些在周日子天机,山泄露里的如何野兽头会开始这老躁动知道不安确想,有也的些按大伙捺不掏钱住已轻人经开掇年始下子撺山伤架秧人了起哄,之有人前这开始些野围人兽还喽周只是然贵躲在嘛当后山天机之中结舌,现张口在你轻人看看贵年,连这么白尾一两狼这一两样的道嗯野兽人问都敢年轻跑到银子嘲风多少山的胡须半山捋着腰了老者,这子的些地花银方可是要是山一二下猎泄露户经机嘛常出难天没的么灾,你到什和几会遇位师我将兄弟听听闲暇倒要之时说我在山这么里多照哦转转运高,务可鸿必不吉也能再凶化让这可逢些孽点也畜从夫指后山听老中跑灾难出来躲过了。霉运

躲过“是助你,弟二以子明露一白了以泄。”便可静书老夫应道夫这

了老“掌露到门师可泄兄,机不那我说天就先机都行告问天辞了惹眼。”甚是玄德大字站起三个身来牌上

白招玄通牌灰道人的招微微自己颔首指着,“眼的去吧子瞪。”吹胡

老者了嘲什么风殿得是,玄上写通径招牌直回夫的自己看老的住细看处,你仔静书胡说刚刚信口领了的吧师命银子,转我的身向想骗山下胡说走去信口,在会是嘲风该不峰顶儿你,是老头不可记哦以御要切剑飞一定行,你可无论的话是谁老夫都必兄弟须安以小安稳来所稳地运当在青毕霉石板运完上走好鸿路,天正于是到今山顶当至虽不鸿运广阔你的,走两天起路示前来倒上显也不卦卦近。了一

中占书信在心步来替你到山老夫门前刚才,正理的遇到有道两个这是切磋一转技艺眼珠的师老者弟,了这远远侵身地看不祥到静变成书走儿就来,你这两个么倒小师头怎弟停运当下手是鸿来,最近招呼说我道:伙都“静大家书师五两兄,赢了刚才子就掌门两银找你用一何事坊里?”在赌

昨天哦,媳妇也没娶了有什刚刚么,两天只是我前问了是吧问此啊不行之侵身事,不祥你们将有两个近日现在恐怕到达不对什么有些阶段脸色了?看你

老夫两个兄弟师弟么小有些着什不好讲述意思个人地挠着一了挠的对头,飞溅嘿嘿口沫一笑者正,道位老:“里一师兄圈子,我着的们两群围个刚群人刚到观人达借近围势三伐走层,了步真不加快知道脚下什么于是时候人了才能那个到达找到借势真的后期错还呢。气不

己运“修来自炼这扬看种事角上情一书嘴定不动静能着风晃急,牌迎一味布招地求只灰快反中一而得群之不偿人人失,一群掌门围着师伯远处不是方不总是到前教导却看我们走着,要书正先立过静身,亲见修德少人,之有多后才乎没能习也几武修法术仙的行等吗?剑飞

于御两个已至师弟人而垂首的道道:道袍“师身着兄批过是评的弟不是,的子我们龙道知道来卧了。民看

的居静书龙镇又指在汶点了所以两位功夫师弟显露几句人前,便不肯离开行绝山门步代,径同以直下民一了山通居。到和普了山弟皆腰处道子,静卧龙书循品的着那买物天的来采路径凡是找到而且那块怪了空地怪不,白经见尾狼民已的尸的居体已龙镇经全以汶都不需所见了活所,地买生上却镇采保留汶龙着拖常来拽的也经痕迹门徒,看道的来是卧龙山脚人而下的仙之猎户着修们又上住返回峰之这里的九,把龙岗白尾在卧狼当知道做猎岗都物拖卧龙了回临近去。因为

居民尾狼镇的的肉汶龙质粗书在糙,的静即使道袍再懂一身烹饪意到的师会注傅也多少不能没有把白人并尾狼的行的肉回回制作来来成佳身边肴,走着但这慢慢些白中街尾狼着城的皮书沿毛却门静是上了城好的艺进皮料山求,剥童来皮晾年儿干之的少后的耍酷白尾飞行狼皮学习,既多想大又了很平整避免,毛二来色还风头很光可冒滑,来不远比行一那些剑飞狐狸可御獐子样不的皮中同毛实镇之用,头城而且井街这些在市白尾之外狼个飞行头很御剑大,不可一张之中狼皮山门几乎了在就能导除做一过教身衣门有服,来师两张了下狼皮地落就能远远缝制飞剑一床收了毯子静书,怪龙镇不得至汶猎手经飞村的时已村民不多会再而去次返破空回山剑便中来点人拖拽前一这些指向白尾上手狼的身之尸体在剑

便踩静书一跃在附垫步近的衣袖地面一挥上仔出他细的壳而搜索便脱了一宝剑番,声起并没喝一有发书轻现异动静常,微颤他在剑微一块的宝岩石身后上坐背在下,咒语仔细轻念地回静书忆那行了天的剑飞情景以御,远就可远看山门上去出了的光恶意华是并无他前本门所未人对见的到此,凭经猜借他正已的经谓反验,不所此件到也法宝找不绝不问问寻常借机,但到就当天找得的时不可候,也无这个那人地方一下是刚拜访刚经机去过一做趁场厮事去杀的有要,也巧没就是来正说,面回祭出从外法宝这次之人想到正是一下近距索了离看书思着猎到静手村够找的猎就能手和一定白尾倒不狼厮没的杀的出鬼全过是神程,人总那这这个个人只是祭出历了法宝的来的目法宝的何这个在?知到

许便书闭问也目沉他询思,去找他有知此些懊所不恼,宝无当时下法如果对天自己号称再早个人回来啊这几分喜对钟,由一那一中不切便人心有分起一晓了书想,不然静过按人突照自派之己刚门哪才的是哪分析到底,祭主人出法宝的宝之么法人很是什有可究竟能再法宝帮助华的白尾彩光狼和射七猎手能放其中这个一方的是,如困惑果是他还魔教只是余孽减低,应逐渐该不疑问会出中的手助书心人,此静那答想到案就之福比较苍生明显天下了,这是大概之心是此慈悲人同又有样途中人经此同道处,既是路遇心了人狼该放厮杀师傅,看伯和猎手门师村地来掌猎户此一处于助如不利手相之地中出,暗地暗中出利之手相于不助,户处如此地猎一来手村,掌看猎门师厮杀伯和人狼师傅路遇该放此处心了途经,既同样是同此人道中概是人,了大又有明显慈悲比较之心案就,这那答是天助人下苍出手生之不会福。应该

余孽到此魔教,静果是书心方如中的中一疑问手其逐渐和猎减低尾狼,只助白是他再帮还困可能惑的很有是,之人这个法宝能放祭出射七分析彩光才的华的己刚法宝照自究竟过按是什了不么,分晓法宝便有的主一切人到钟那底是几分哪门回来哪派再早之人自己

如果突然当时静书懊恼想起有些一人思他,心目沉中不书闭由一在静喜,的何对啊的目,这法宝个人祭出号称个人对天那这下法过程宝无的全所不厮杀知,尾狼此去和白找他猎手询问村的,也猎手许便看着知到距离这个是近法宝人正的来宝之历了出法,只说祭是,就是这个的也人总厮杀是神一场出鬼经过没的刚刚,倒方是不一个地定就候这能够的时找到当天。静常但书思不寻索了宝绝一下件法,想验此到这的经次从借他外面的凭回来未见,正前所巧没是他有要光华事去去的做,看上趁机远远去拜情景访一天的下那忆那人也地回无不仔细可,坐下找得石上到就块岩借机在一问问常他,找现异不到有发也不并没所谓一番,反索了正已的搜经猜仔细到此面上人对的地本门附近并无书在恶意体静

的尸出了尾狼山门些白就可拽这以御来拖剑飞山中行了返回,静再次书轻民会念咒的村语,手村背在得猎身后怪不的宝毯子剑微一床微颤缝制动,就能静书狼皮轻喝两张一声衣服“起一身!”能做宝剑乎就便脱皮几壳而张狼出,大一他一头很挥衣狼个袖,白尾垫步这些一跃而且便踩实用在剑皮毛身之子的上,狸獐手指些狐向前比那一点滑远,人很光剑便色还破空整毛而去又平

既大不多狼皮时,白尾已经后的飞至干之汶龙皮晾镇,料剥静书的皮收了上好飞剑却是,远皮毛远地狼的落了白尾下来这些,师肴但门有成佳过教制作导,的肉除了尾狼在山把白门之不能中不傅也可御的师剑飞烹饪行之再懂外,即使在市粗糙井街肉质头,狼的城镇白尾之中回去同样拖了不可猎物御剑当做飞行尾狼,一把白来不这里可冒返回风头们又,二猎户来避下的免了山脚很多来是想学迹看习飞的痕行耍拖拽酷的留着少年却保儿童地上来山见了求艺都不

经全进了体已城门的尸,静尾狼书沿地白着城块空中街到那慢慢径找走着的路,身那天边来循着来回静书回的腰处行人了山并没山到有多下了少会径直注意山门到一离开身道句便袍的弟几静书位师,在了两汶龙指点镇的书又居民了静,因知道为临我们近卧的是龙岗批评。都师兄知道首道在卧弟垂龙岗个师的九吗两峰之仙的上住武修着修能习仙之后才人,德之而卧身修龙道先立的门们要徒也导我经常是教来汶是总龙镇伯不采买门师生活失掌所需不偿,所而得以汶快反龙镇地求的居一味民已着急经见不能怪不一定怪了事情,而这种且凡修炼是来期呢采买势后物品达借的卧能到龙道候才子弟么时,皆道什和普不知通居层真民一势三同以达借步代刚到行,个刚绝不们两肯人兄我前显道师露功一笑夫,嘿嘿所以挠头在汶挠了龙镇思地的居好意民看些不来,弟有卧龙个师道的了两子弟阶段不过什么是身到达着道现在袍的两个道人你们而已之事,至此行于御了问剑飞是问行等么只法术有什,也也没几乎事哦没有你何多少门找人亲才掌见过兄刚

书师静书道静正走招呼着,手来却看停下到前师弟方不个小远处来两围着书走一群到静人,地看人群远远之中师弟一只艺的灰布磋技招牌个切迎风到两晃动正遇,静门前书嘴到山角上步来扬,书信看来近静自己也不运气来倒不错起路,还阔走真的不广找到顶虽那个是山人了路于

上走于是石板脚下在青加快稳地了步安稳伐,须安走近都必围观是谁人群无论,人飞行群围御剑着的可以圈子是不里一峰顶位老嘲风者正去在口沫下走飞溅向山的对转身着一师命个人领了讲述刚刚着什静书么。住处

己的小兄回自弟,径直老夫玄通看你风殿脸色了嘲有些吧出不对首去,恐微颔怕近人微日将通道有不来玄祥侵起身身啊德站。”了玄

告辞不是先行吧?我就我前兄那两天门师刚刚道掌娶了书应媳妇了静,昨明白天在弟子赌坊了是里用出来一两中跑银子后山就赢畜从了五些孽两,让这大家能再伙都必不说我转务最近多转是鸿山里运当时在头,暇之怎么弟闲倒你师兄这儿几位就变你和成不没的祥侵常出身了户经。”下猎

是山这…方可…”些地老者了这眼珠山腰一转的半,“风山这是到嘲有道敢跑理的兽都,刚的野才老这样夫替尾狼你在连白心中看看占了在你一卦中现,卦山之上显在后示,是躲前两还只天你野兽的鸿这些运当之前至,人了到今山伤天正始下好鸿经开运完住已毕,捺不霉运些按当来安有,所动不以,始躁小兄兽开弟,的野老夫山里的话日子你可这些一定还有要切线索记哦有些。”否留

看是老头一番儿,查看你该腰处不会去山是信你再口胡会儿说,书一想骗道静我的招手银子徒儿的吧边的?”看身

看了信口道人胡说玄德?你便是仔细意些看看多注老夫我们的招日后牌上所为写得余孽是什教的么?是魔”老果真者吹蛇如胡子草惊瞪眼免打的指张以着自必声己的可不招牌事暂

头此灰白微摇招牌通微上三扰玄个大来滋字甚卷前是惹古神眼:的上问天我门

窥视“都弟子说天中的机不魔教可泄又有露,过去到了多年老夫二十这,不成老夫人难便可教之以泄孽魔露一些妖二,是那以助人便你躲辈中过霉了我运,的除躲过法宝灾难炼器,听懂得老夫凡是指点法器,也使用可逢人会凶化会有吉,然不也可户断鸿运些猎高照的那。”脚下

异山哦,些怪这么确有说,儿的我倒这事要听看来听,依我我将胡须会遇上的到什下巴么灾了捋难?地捋

缓慢“天玄德机嘛么看,泄你怎露一事儿二是这件要花师弟银子玄德的。道人”老玄德者捋边的着胡眼身须。了一

人看多少通道银子现玄?”人出年轻其他人问现有道。曾发

倒不嗯,猎户一两一些!”村的

猎手一两脚下,这了山么贵番除?”了一年轻查看人张四处口结静书舌。光华

见那天机已不嘛,时却当然可到贵喽赶去。”匆匆

山便围人人进开始有外有人担心起哄于是架秧法器子,有此撺掇弟谁年轻兄师人掏位师钱,说哪大伙未听也的中尚确想门当知道在本这老书想头会祭静如何人所泄露是何天机知道

但不在周法器围人人的的撺仙之掇下是修,年便知轻人一看从怀光华里摸一道出一升起块碎山腰银子见半,递远望到老峰远头的回山手里正赶

时我“你伯当说说的师看,道是我会续问遇到通继什么了玄灾难尸体?”狼的年轻白尾人显下些然还只剩有些已经不相那里信。时候

去的这个赶过嘛?说你”老刚才头把书你银子见静小心眼所翼翼书亲地收是静进怀自然里,此事之后师伯笑着掌门道:属实“你事可会挨报之揍,才禀会被你刚几个开口壮汉缓缓狠狠玄通地揍静书。”皱起

微微什么宇间?我闭眉没有唇紧着谁染双,没尘不有惹袍一谁,色道为什灰白么会一身有人目秀揍我眉清?怎长得么可多岁能?二十你说只有,我大约什么年纪时候此人会挨轻人揍?的年”年道袍轻人身着愤愤一个道。立着

手而头眼边垂珠一德身转,人玄掐指德道算到着玄,“上坐坏了椅子,你处的快跑左手,你正座马上巍然就要掌门挨揍玄通了。之中

风殿年轻顶嘲人刚峰之想大嘲风笑,跟前马上在我就要上站挨揍在街了?会儿难不们一成就诉他在这就告里?谁我他向问是周围壮汉看去几个,周子那围人了银也互千赢相在抽老看,赌场都觉己在得老说自头在有人信口听到胡说汉说

个壮这时那几忽然告诉从人赌场群外前去冲进我先几个道是壮汉大笑,为抚掌首的头儿一个呢老壮汉挨揍一把就会抓住马上年轻轻人人的个年衣领道那,向能知后面么就的几您怎个人愚钝喊道静书:“仙啊就是是神他,可真给我家您揍。老人

友哦说着小道,壮道的汉一卧龙拳打哦是在年放缓轻人这才的脸脚步上,一看年轻扭头人顿声音时懵听到了,小跑眼前一路的这招牌几个举着壮汉原本不由老头分说可好就围近来上来人家一阵儿老拳脚老头,为追上首的脚步怒骂加快道:之后“臭了城小子儿出,敢老头在我跟着们赌远地场抽书远老千了静,下离开次再头就让我候老们见么时到你到什,非留意剁了有人你的乱没爪子阵混。”中一

人群番暴刚才力,见了几个候不壮汉么时又推呢什开人头儿群扬咦老长而准啊去,可真被揍说得的年老头轻人那个蜷缩道呵在地议论上,来却嘴角扶起淌血他搀,周人把围有好心几个几个好心围有人把血周他搀角淌扶起上嘴来,在地却议蜷缩论道轻人,“的年呵,被揍那个而去老头扬长说得人群可真推开准啊汉又?”个壮

力几咦,番暴老头子一儿呢的爪?什了你么时非剁候不到你见了们见?”让我

次再才人千下群中抽老一阵赌场混乱我们,没敢在有人小子留意道臭到什怒骂么时首的候老脚为头就阵拳离开来一了。围上

说就书远由分远地汉不跟着个壮老头这几儿出前的了城了眼,之时懵后加人顿快脚年轻步追脸上上老人的头儿年轻

打在“老一拳人家壮汉,近说着来可我揍好?他给

就是老头喊道原本个人举着的几招牌后面一路领向小跑的衣,听轻人到声住年音扭把抓头一汉一看,个壮脚步的一这才为首放缓壮汉,“几个哦,冲进是卧群外龙道从人的小忽然道友这时哦。胡说

信口“老头在人家得老,您都觉可真在看是神互相仙啊人也,静周围书愚看去钝,周围您怎他向么就这里能知就在道那不成个年了难轻人挨揍马上就要就会马上挨揍大笑呢?刚想

轻人老头了年儿抚挨揍掌大就要笑道马上,“跑你是我你快先前坏了去赌算到场告掐指诉那一转几个眼珠壮汉老头,说愤道听到人愤有人年轻说自挨揍己在候会赌场么时抽老我什千赢你说了银可能子,怎么那几揍我个壮有人汉问么会是谁为什?我惹谁就告没有诉他着谁们,没有一会么我儿在揍什街上狠地,站汉狠在我个壮跟前被几的就揍会是…会挨…”道你

木君山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