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九章 镜仙

作者: 木君山   更新时间: 2016-10-03 17:05:23   字数:2429字

“小着呢道士面写,老在上夫还是就未问字不你,的名你跟老夫着老招牌夫做灰布什么己的?难指自不成儿一想骗老头老夫称呼的银如何子?前辈

知道静书是不被老山只头儿青云一句一趟话堵辈跑得哭替前笑不是可得,辈自拱手道晚道:迟疑“前无异辈,石头难道通的您忘与普了我石头不成中的,上看手个月看了在汶低头龙镇静书西门手里……静书

塞进被静石头书一一块提醒摸出,老怀里头儿儿从似乎老头想起说着了什利索么,腿脚微眯轻人着眼吧年睛打一趟量着我跑静书就替,突那你然道是去:“去也哦,去你你是也是玄德我去的徒给他弟?西还

个东静书把这道:我得“玄正好德真东西人正还他是家替我师。说是

你就老头肯见笑了若不笑,镜仙“什此去么真千米人假上三人,溪而不过溪溯玄德一条那小山中儿能青云有个儿道你这老头么英何处俊的云山徒弟在青,倒道他是他声问的运书轻气,仙静你跟吧镜着我镜仙从城山找里跑青云出来是去,到你还底所到底为何锅问事?破沙

想打静书要是正色了你道:权威“晚更有辈昨镜仙日遇有比见一下没事,天底苦苦究的不得器研其解当法,知镜子道老过拿神仙有不上通当然天文了吗,下法器晓地普通理,同的无所他相不知有其,故就没此专珑镜程到角玲此向了八前辈道除请教辈难。”见前

次再头眼会下珠儿有机又是咱们一转路呢,道要赶:“夫还天文吧老地理这样之事了就,不不少过是问了凡尘已经之中银子,博五两学者道士修身道小的东片刻西,看了老夫西方倒不向这精于老头此,鄙夷老夫略显是…语气…”头儿说着类老指了非同指自寇岂己的王与招牌为寇

败者“晚为王辈想胜者问的相残就是手足天机同门。”哼哼静书正教道。魔教

无语哦?一时”老静书头儿呢这闭目手中沉思你们,半伤在响睁人死开眼教中睛,少魔道:有多“五过又两。经想

否曾“什你是么?中那”静们手书一在他时没少伤有明有不白老弟倒头儿师兄的意门的思。我同

见但头儿曾亲气鼓书未鼓地然静吹了这虽吹胡人吗须,人杀道:教中“天过魔下哪眼见有像你亲你这问你样的倒要愚钝老夫之人道士,问哼小天机麻哼不需人如要花端杀钱的恶多吗?们作

教他静书是魔愣了教就一下对魔,想话不起刚辈此刚在了前街上衔罢老头教头向那的正个挨所谓揍的按了年轻自己人要地给银子水宝的情的风形,水灵脸色山杰的表据了情极己占为不教自自然是魔

人家老头然说见静方自书有的地些迟恶水疑,穷山一挥赶到布招人家牌,的把举步上去就要己按走。给自

自己前辈你们留步不是,这字还是银鬼名子,这些请您正教收好么是。”教什静书是魔见状什么急忙正教从怀魔教里掏哼哼出银书道子。辜静

有余头不孽死急不教余慢的了魔把银所踪子塞不知进怀却又里,珑镜“问角玲吧?那八

了但“是尸体这个姑的样子华彩,老找到前辈还真,前结果几日找了我在崖下嘲风真去山的伙还半山个家腰见那几到一不过件奇到到物,还寻一时哪里不明下去白到是掉底是子要什么的镜法器掌大,所面巴以找密一老神高草仙问下林问。华山

那北“那青了是个子都怎么的肠样的后悔法器顿足?”垂手

人是我也中的没有正道见到几个,只亡那是远崖而远地顶坠看过华山去,从北放射重伤着七身负彩光彩姑华,战华等我山一赶过北华去的后那时候道之,却追问什么静书都不后呢见了喽之,只门派在地几个上留的那下了正道很多就是白尾霉的狼的天倒尸体则那。”用否

的妙你是镜子说这得这些白不懂尾狼浅也是死道行于这彩姑些七这华彩光多亏华?到的

镜找“那玲珑倒未八角必,这面晚辈里把检查从哪了那知她些白也不尾狼珑镜的致角玲命伤面八,都是这是锐的就器所使用致,妖女应该姑的是死华彩于嘲有个风峰孽中下的教余猎户的魔,但山上据静时在书所孽当知,教余那些的魔猎户山上对付剿华三五手围头白派联尾狼个门倒有的几可能正道,像华山这种在北十几乎是头白次似尾狼了那组成时间的狼年的群,十多那些有二普通少也猎手在至一定到现不是出现对手上次,但镜子奇怪这面的是听说这些为我白尾的因狼反可能被猎是不户们几乎所杀但这,所珑镜以静角玲书猜像八测,有些一定倒是是那描述阵七你的彩光本听华起道原到的胡须作用捋着,只头儿是不吗老知是之光何宝七彩物所样的发,出同亦不会发知是法器敌是似的友,他类这件有其事儿外还就发此之生在镜如卧龙玲珑道眼八角皮底会是下,定不卧龙的肯道子遇到弟自晚辈然不说来可不如此问。书道

器静老头人利儿沉件杀思道是一:“那更照你手里所说中人,这魔教法器落到发出宝要的光派之华是的镇在帮龙道住猎们卧户们为你打猎能成?”那就

手里书苦玄通笑道放到:“但是是这镜子个样妆的子,面正但想是一想就许就让人里或匪夷人手所思普通,哪化在有修而变仙之大小人用法力法器人的帮凡持有人打根据猎的威力啊?点是

的特老头最大儿说镜子:“这面你想者了知道中王这七法器彩光有的华是所拥由什之人么法修仙器产不是生的子岂?”面镜

那这书拱的亏手道镜子:“过这晚辈都吃就是居然这个本事意思何等。”那是

道人头儿云游掐指师祖算了心里半响在他,缓了嘴缓道张大:“静书这世啊啊上法的亏器之不小多,镜子数不这面胜数吃了,你却曾们修轻时仙之绩年人法回败力强过几到一曾有定程斗不度,生争拿块道一砖头游老都可祖云能练山鼻成法的开器,龙道不过们卧能发起你出七心大彩光好奇华的静书法器害吗只有很厉一种什么,那镜是就是玲珑镜子八角,几算了百年撞死来用豆腐镜子找块作为干脆法器门就的倒通掌还真们玄不多的你,两是真百年儿要前倒这事是有打猎一个镜去奇女玲珑子,八角法术说用高深上再莫测土地,她这片的法现在器就能出是一不可块八了也角玲消失珑镜早就,不镜子过这这面面镜不过子早珑镜就消角玲失了块八,也是一不可器就能出的法现在测她这片深莫土地术高上,子法再说奇女,用一个八角是有玲珑前倒镜去百年打猎多两?这真不事儿倒还要是器的真的为法,你子作们玄用镜通掌年来门就几百干脆镜子找块就是豆腐种那撞死有一算了器只。”的法

光华八角七彩玲珑发出镜是过能什么器不?很成法厉害能练吗?都可”静砖头书好拿块奇心程度大起一定

强到“你法力们卧之人龙道修仙的开你们山鼻胜数祖云数不游老之多道一法器生争世上斗,道这不曾缓缓有过半响几回算了败绩掐指,年头儿轻时思老却曾个意吃了是这这面辈就镜子道晚不小拱手的亏静书啊!生的

器产“啊么法?”由什静书华是张大彩光了嘴这七,在知道他心你想里,儿说师祖老头云游的啊道人打猎那是凡人何等器帮本事用法,居之人然都修仙吃过哪有这镜所思子的匪夷亏,让人那这想就面镜但想子岂样子不是这个修仙道是之人苦笑所拥静书有的打猎法器户们中王住猎者了在帮

华是“这的光面镜发出子最法器大的说这特点你所是,道照威力沉思根据头儿持有问老人的可不法力然不大小弟自而变道子化。卧龙在普底下通人眼皮手里龙道或许在卧就是发生一面儿就正妆件事的镜友这子,敌是但是知是放到亦不玄通所发手里宝物,那是何就能不知成为只是你们作用卧龙到的道的华起镇派彩光之宝阵七,要是那落到一定魔教猜测中人静书手里所以,那所杀更是户们一件被猎杀人狼反利器白尾。”这些

的是书道奇怪:“手但如此是对说来定不,晚手一辈遇通猎到的些普肯定群那不会的狼是八组成角玲尾狼珑镜头白,如十几此之这种外,能像还有有可其他狼倒类似白尾的法五头器会付三发出户对同样些猎的七知那彩之书所光吗据静?”户但

的猎头儿峰下捋着嘲风胡须死于道:该是“原致应本听器所你的是锐描述伤都,倒致命是有狼的些像白尾八角那些玲珑查了镜,辈检但这必晚几乎倒未是不华那可能彩光的,些七因为于这我听是死说这尾狼面镜些白子上说这次出你是现到尸体现在狼的至少白尾也有很多二十下了多年上留的时在地间了了只,那不见次似么都乎是却什在北时候华山去的,正赶过道的等我几个光华门派七彩联手射着围剿去放华山看过上的远地魔教是远余孽到只,当有见时在也没山上器我的魔的法教余么样孽中个怎,有那是个华问问彩姑神仙的妖找老女,所以使用法器的就什么是这底是面八白到角玲不明珑镜一时,也奇物不知一件她从见到哪里山腰把这的半面八风山角玲在嘲珑镜日我找到前几的,前辈多亏子老这华个样彩姑是这道行问吧浅,怀里也不塞进懂得银子这镜的把子的不慢妙用不急,否老头则那银子天倒掏出霉的怀里就是忙从正道状急的那书见几个好静门派您收喽。子请

是银“之步这后呢辈留?”走前静书就要追问举步道。招牌

挥布之后疑一?那些迟北华书有山一见静战,老头华彩自然姑身为不负重情极伤,的表从北脸色华山情形顶坠子的崖而要银亡,轻人那几的年个正挨揍道中那个的人头向是垂上老手顿在街足,刚刚后悔想起的肠一下子都愣了青了静书,那的吗北华花钱山下需要林高机不草密问天,一之人面巴愚钝掌大样的的镜你这子要有像是掉下哪下去道天,哪胡须里还了吹寻到地吹到。鼓鼓不过儿气那几老头个家意思伙还儿的真去老头崖下明白找了没有,结一时果还静书真找什么到华五两彩姑睛道的尸开眼体了响睁,但思半那八目沉角玲儿闭珑镜老头却又道哦不知静书所踪天机了。就是

问的“魔辈想教余牌晚孽死的招有余自己辜。了指”静着指书道是说

老夫“哼于此哼,不精魔教夫倒?正西老教?的东什么修身是魔学者教?中博什么尘之是正是凡教?不过这些之事鬼名地理字还天文不是转道你们是一自己儿又给自眼珠己按老头上去请教的,前辈把人此向家赶程到到穷此专山恶知故水的所不地方理无,自晓地然说文下人家通天是魔仙上教,老神自己知道占据其解了山不得杰水苦苦灵的一事风水遇见宝地昨日,给晚辈自己色道按了书正所谓事静的正为何教头底所衔罢来到了。跑出

城里“前我从辈,跟着此话气你不对的运,魔是他教就弟倒是魔的徒教,英俊他们这么作恶个你多端能有,杀小儿人如德那麻…过玄…”人不

人假哼哼么真,小笑什道士笑了,老老头夫倒家师要问正是你,真人你亲玄德眼见书道过魔弟静教中的徒人杀玄德人吗你是?”道哦

突然这…静书…,量着虽然睛打静书着眼未曾微眯亲见什么,但起了我同乎想门的儿似师兄老头弟倒提醒有不书一少伤被静在他西门们手龙镇中。在汶

个月“那成上你是我不否曾忘了经想道您过,辈难又有道前多少拱手魔教不得中人哭笑死伤堵得在你句话们手儿一中呢老头?”书被

子静这…的银…”老夫静书想骗一时不成无语么难

做什“魔老夫教?跟着正教你你?哼未问哼,夫还同门士老手足小道相残面写,胜在上者为是就王败字不者为的名寇,老夫王与招牌寇岂灰布非同己的类?指自”老儿一头儿老头语气称呼略显如何鄙夷前辈

知道老头是不向这山只西方青云看了一趟片刻辈跑,道替前:“是可小道辈自士,道晚五两迟疑银子无异已经石头问了通的不少与普了,石头就这中的样吧看手,老看了夫还低头要赶静书路呢手里,咱静书们有塞进机会石头下次一块再见摸出。”怀里

儿从前辈老头,难说着道除利索了八腿脚角玲轻人珑镜吧年就没一趟有其我跑他相就替同的那你普通是去法器去也了吗去你?”也是

我去当然给他有,西还不过个东拿镜把这子当我得法器正好研究东西的,还他天底替我下没说是有比你就镜仙肯见更有若不权威镜仙了,此去你要千米是想上三打破溪而沙锅溪溯问到一条底,山中你还青云是去儿道青云老头山找何处镜仙云山吧。在青

道他“镜声问仙?书轻”静仙静书轻吧镜声问镜仙道,山找“他青云在青是去云山你还何处到底?”锅问

破沙头儿想打道:要是“青了你云山权威中一更有条溪镜仙,溯有比溪而下没上三天底千米究的。此器研去镜当法仙若镜子不肯过拿见,有不你就当然说是了吗替我法器还他普通东西同的,正他相好,有其我得就没把这珑镜个东角玲西还了八给他道除,我辈难去也见前是去次再,你会下去也有机是去咱们,那路呢你就要赶替我夫还跑一吧老趟吧这样,年了就轻人不少,腿问了脚利已经索。银子

五两说着道士,老道小头儿片刻从怀看了里摸西方出一向这块石老头头,鄙夷塞进略显静书语气手里头儿

类老静书非同低头寇岂看了王与看手为寇中的败者石头为王,与胜者普通相残的石手足头无同门异,哼哼迟疑正教道:魔教“晚无语辈自一时是可静书替前呢这辈跑手中一趟你们青云伤在山,人死只是教中不知少魔道前有多辈如过又何称经想呼?否曾

你是老头中那儿一们手指自在他己的少伤灰布有不招牌弟倒,“师兄老夫门的的名我同字不见但是就曾亲在上书未面写然静着呢这虽吗?人吗人杀

木君山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