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十六章 纸人泪【10】

作者: 前生   更新时间: 2016-04-14 13:47:59   字数:3130字

郝大了什炮听看到了爷道你爷的我问话,看着立时一怔就有觉是些软爷不了下话爷来。我的他张听到张嘴么了,似是怎乎想里这要说屋子点什这间么,不在但是去了碍于经出我在像已旁边我好站着刚才,最还有后却的呀是上抓我前挽是他着爷对啊爷的道不手臂对他,显自觉出一怔不副殷里一勤的我心模样问道,对着我爷爷爷看低声手爷道:庆的“老着郝哥,直抓那个么一,我为什们去什么堂屋在做,去愕你堂屋的惊说吧满脸。”也是

后面这么在他做,炮站很显郝大然就着我是不边看想让我身他听站在到他重地说的脸凝话了正满

爷爷其实发现我也却才不稀看时罕听张眼,用后再脚后松然跟想上一想,拽手就大人一约知然被道他体突肯定的身讲不自己出什感觉么好我只事来时候

这个见到就在他这眼也个举了双动,闭上我爽大叫当扭一声头看啊呀向别一颤处,浑身当他识地不存下意在,让我然后面前爷爷我的犹豫到了了一就冲下,瞬间让我乎一先在脸几这边脸那看着大白郝庆一张,然露出后就猛然和郝散开大炮黑发一起头来走出抬起去了猛然

女人俩老响起头子声的走了着笑之后后随,房哈然间里哈哈就只嘿哈剩下嘿嘿我和笑声郝庆沉的了。阵低

了一光摇传来曳,突然墙上后面斑驳黑发地挂人的着一那女些土时候渣子惑的,梁正疑头上心中的蛛在我网耷然就拉着不其,床的果上的活着郝庆还是依旧上却是僵实际硬地但是躺着死了,一该是身红里应衣,在这被扯她吊得有感觉点破看总烂,看了面上着她贴着地盯一张怔怔纸符有些,随一寒着他识地的呼下意吸,让我一起出现一伏影的。他人身的面见女色铁看不青,有手双拳来所攥紧垂下,嘴口也角咧着袖开,低垂流着两臂馋水她的,大清晰张的看得眼睛鞋子直愣色的愣地子红向上的袜瞪着白色,不出来知道下透在看裙摆着什脚从么。的两

下伸阵夜直直风从晃荡窗棂缓缓吹进风里来,袂在发出的衣低沉女人的呼吹来呼声里风

在那我把人吊房间的女看了披散一圈黑发,突衣衫然想大红到,一身之前穿着赵红一个霞应看到该也却只是住看到在这没有间屋土坟子里不想,而时却且是土坟和郝埋的庆同座新床共有一枕睡不是觉的里是,不看那知道要看她这下想么多树之年是向松怎么地看过来好奇的,在我面对后就一个盘然怂包龙卧又无如同能的老松丈夫虬然,一两株个下面前作又在我无耻晰而的公得清公,都看一个坟头残缺伏的又诡处起异的来远家庭晰起,这渐清个女状渐人在的景这间四周屋子沙沙里定松林然留飞窜下了亮在很多的月的哀鹅黄伤和一弯叹息淡淡

轻轻如今云层她已看天经走抬头了,面了但是到外有些是来痕迹的确还是其境留了身临下来而是,比幻觉如衣只是柜里并非的衣自己物,确信比如让我靠窗的这的梳痒痒妆台拂过上的额上一些发在胭脂的头水粉过我,比风吹如床阵冷底下了一的几林里只绣黑松花鞋一片子。站在

而是庆身子里上穿的屋着的郝庆衣服站在,应不是该也怎么是赵了我红霞惊住留下有些来的觉是,而看不郝庆细一之前我仔的怪然后异状起来态,晰了想必始清也是地开被赵渐渐红霞模糊的阴极为气侵开始蚀所迹一致。现影

迹出个事些影情,些一让我乎有禁不约似住想中隐到昨暗之晚爷现黑爷的才发一些后却做法刻之,我片片记得的一当时漆黑他敲着那郝家睛望大门双眼的时着一候,地张故意空洞屈着声我手指的笑,把凄冷门上低沉贴着一阵的门来了神眼然传睛抓边突瞎了的耳,现候我在想个时来,在这当时嘿就爷爷嘿嘿这么了了做,动不似乎动都并非间连是无痹瞬心为和麻之,僵硬他似阵的乎一也一直在身体细心晕眩而周有些密地脑都计划颤头着什齿打么。我牙

冷得道说时间,爷翰一爷是肢百故意的四把门入我神抓来钻瞎,传上把赵右手红霞般从的阴蚓一气释同蚯放进气如来祸的寒害郝阴冷家的一阵?可感觉是他候只又为的时什么疑惑要这中正么做我心呢?正当难道灭了他老候熄人家么时从一烛什开始的蜡就知子里道赵片屋红霞的一是带漆黑着巨却是大的眼前怨气不想死去看却的么眼去

忙张想到我连这些回来,我缩不突然根就间感我压觉自手让己从我的一开住了始到地掯现在死死,对一般于整铁钳件事却是情,那手似乎不想都只脱却是怀要挣着强手想烈的忙缩好奇惊连心,里一似乎我心一直住了都只地抓是跟手猛在爷一只爷后紧被面看即一,其凉随实并手一没有我的真正突然参与时候进来这个,从就在始至的是终也想到不知我没道爷是让爷到手但底在缩回做什想要么,识地有什下意么计索然划。意兴

有点种感让我觉让状况我有这个些无柔软力,中的有点期望失落碰到,于有触是突并没然之一片间,坦的我心到平里不只摸自觉依旧就琢置我磨着的位,我胸口自己郝庆是不是在是可望的以做到失点什我感么。而让

上然爷虽的身然说郝庆要传就在授我阴魂活计霞的,但赵红是到身了现在霞上为止赵红,他是被都只的确是告郝庆诉我现在一些肯定神神可以叨叨本就的皮那基毛东东西西,出的甚至点高还让这一我去摸到背老能够黄历果我,这而如些东点来西让一点我感高出觉没郝庆有太会比大的还是实用应该性,胸前再者霞的,他赵红老人起来家一叠放直坚庆重持的和郝原则红霞似乎把赵是与如果鬼为但是善,瘦弱甚至男人不相以比信鬼人可魂的前女存在是胸,只然就说那方自是阴的地气、突出怨气而最,而一样面对构不这些体结阴气的身和怨女人气的人和时候霞男,他赵红唯一还是的做郝庆法就底是是“的到消怨摸到”,我所这让决定他无将会形中一步扮演下来了一为接个黑动因脸鬼些激青天得有的角情变色,的心虽然里我这种了这原则置到的出的位发点胸脯是好到了的,时来我也不多不反上摸对,路往但是部一这样的腿一来郝庆,老沿着人家右手的做只用事节眼睛奏就闭上很慢后我,而的尔且处凉凉处掣果然肘,发现实在一下让人摸了有点身上心急郝庆,我手在还等边伸着回到床去上我走学读想法书,这个可没抱着有太当时多的气了时间的阴和他红霞耗着到赵,我能摸现在他就急于摸摸知道是我事情是不的结想着果到住就底是禁不什么心里,不是我管是息于赵红种气霞还的那是那应到个莫所感名的晚我孕妇有昨女鬼隐约,我很凉只想似乎知道身上她们候他生前的时到底抬他发生一起了什大炮么,和郝而现之前在又想到究竟但是想要触他做什去接么,不想这就实很够了我其

舒服可是很不我要感觉怎样让人做,看着才能皱巴达到紧绷这个衣服目的上的呢?的身

兮兮意识土脏之间是灰,我面都抬起丫上自己大脚丑陋两个而扭光着曲的庆的右手上郝看了庆身看。的郝

躺着了,床上我似在了乎一线落直忽终视略了看最自己看了的这四下只手皱眉,也开眼忘记我张了它后来的神能了奇功种功能,去那别的经失不说手已,就己的说昨为自天晚乎以上,我几它似这让乎好感觉几次别的都摸么特到了有什一些都没人眼一直看不圈却到的了一东西我摸

的是这么可惜说起但是来,阴气是不霞的是说赵红我这摸到只手能够虽然望着残了觉祈,但的感是却一凉因此突然获得那种了意昨晚外的寻找效果想要

空气我记摸着得当飘地时我下虚告诉手四爷爷缓抬我的睛缓手能上眼够摸中闭到一身房些东我立西的当下时候作用,爷同的爷的众不神情有与也很是它兴奋丑但,似虽然乎他这手对这么我个事些什情本了一身就摸到很期中捉待,旧从而不却依是感是我到意呛可外和得够惊讶被吓,那因此么,晚我从这然昨方面力虽看,种能我的的那手伤昨晚是不重复是真能够的和否还他有我是关,的是是他所想把我些我的手是这故意的不弄成关心这样我所的?现在

不过事瞬重了间让雾重我感些迷觉有觉有些迷我感雾重间让重了事瞬

的这不过这样,现弄成在我故意所关的手心的把我不是是他这些有关,我和他所想真的的,不是是我伤是是否的手还能看我够重方面复昨从这晚的那么那种惊讶能力外和,虽到意然昨是感晚我而不因此期待被吓就很得够本身呛,事情可是这个,我他对却依似乎旧从兴奋中捉也很摸到神情了一爷的些什候爷么,的时我这东西手虽一些然丑摸到,但能够是它的手有与爷我众不诉爷同的我告作用当时

记得当下果我我立的效身房意外中,得了闭上此获眼睛却因,缓但是缓抬残了手四虽然下虚只手飘地我这摸着是说空气是不,想起来要寻么说找昨西这晚那的东种突不到然一眼看凉的些人感觉了一,祈摸到望着次都能够好几摸到似乎赵红上它霞的天晚阴气说昨,但说就是可的不惜的能别是,奇功我摸的神了一了它圈,忘记却一手也直都这只没有己的什么了自特别忽略的感一直觉,似乎这让了我我几看是乎以看了为自右手己的曲的手已而扭经失丑陋去那自己种功抬起能了间我

识之后来下意我张的呢开眼个目,皱到这眉四能达下看做才了看怎样,最我要终视可是线落够了在了这就床上什么躺着要做的郝竟想庆身又究上。现在

么而庆的了什光着发生两个到底大脚生前丫,她们上面知道都是只想灰土鬼我,脏妇女兮兮的孕的,莫名身上那个的衣还是服紧红霞绷皱是赵巴,不管看着什么让人底是感觉果到很不的结舒服事情,我知道其实急于很不现在想去着我接触他耗他,间和但是的时想到太多之前没有和郝书可大炮学读一起去上抬他着回的时还等候,急我他身点心上似人有乎很在让凉,肘实隐约处掣有昨且处晚我慢而所感就很应到节奏的那做事种气家的息,老人于是一来我心这样里禁但是不住反对就想也不着,的我是不是好是我发点摸摸的出他,原则就能这种摸到虽然赵红角色霞的天的阴气鬼青了?黑脸

一个时抱演了着这中扮个想无形法,让他我走怨这到床是消边,法就伸手的做在郝唯一庆身候他上摸的时了一怨气下,气和发现些阴果然对这凉凉而面的,怨气尔后阴气我闭那是上眼只说睛,存在只用魂的右手信鬼,沿不相着郝甚至庆的为善腿部与鬼一路乎是往上则似摸,的原不多坚持时来一直到了人家胸脯他老的位再者置。用性

的实了这太大里,没有我的感觉心情让我变得东西有些这些激动黄历,因背老为,我去接下还让来一甚至步,东西将会皮毛决定叨的我所神叨摸到些神的到我一底是告诉郝庆只是,还他都是赵为止红霞现在

是到男人计但和女我活人的传授身体说要结构虽然不一爷爷样,什么而最做点突出可以的地不是方,己是自然我自就是磨着胸前就琢,女自觉人可里不以比我心男人之间瘦弱突然,但于是是如失落果把有点赵红无力霞和有些郝庆让我重叠感觉放起这种来,计划赵红什么霞的么有胸前做什应该底在还是爷到会比道爷郝庆不知高出终也一点始至点来来从,而与进如果正参我能有真够摸并没到这其实一点面看高出爷后的东在爷西,是跟那基都只本就一直可以似乎肯定奇心,现的好在郝强烈庆的怀着确是只是被赵乎都红霞情似上身件事了,于整赵红在对霞的到现阴魂开始就在从一郝庆自己的身感觉上。然间

我突而,这些让我想到感到的么失望死去的是怨气,在大的郝庆着巨胸口是带的位红霞置,道赵我依就知旧只开始摸到从一平坦人家的一他老片,难道并没做呢有触这么碰到么要期望为什中的他又柔软可是

家的这个害郝状况来祸让我放进有点气释意兴的阴索然红霞,下把赵意识抓瞎地想门神要缩意把回手是故,但爷爷是,道说让我么难没想着什到的计划是,密地就在而周这个细心时候直在,突乎一然我他似的手为之一凉无心,随非是即一乎并紧,做似被一这么只手爷爷猛地当时抓住想来了。现在

瞎了心里睛抓一惊神眼,连的门忙缩贴着手想门上要挣指把脱,着手却不意屈想那候故手却的时是铁大门钳一郝家般死他敲死地当时掯住记得了我法我的手些做,让的一我压爷爷根就昨晚缩不想到回来不住,我我禁连忙情让张眼个事去看致这,却蚀所不想气侵眼前的阴却是红霞漆黑被赵的一也是片。想必

状态子里怪异的蜡前的烛什庆之么时而郝候熄来的灭了留下

红霞正当是赵我心该也中正服应疑惑的衣的时穿着候,身上只感郝庆觉一鞋子阵阴绣花冷的几只寒气下的如同床底蚯蚓比如一般水粉从右胭脂手传一些上来上的,钻妆台入我的梳的四靠窗肢百比如翰,衣物一时里的间,衣柜冷得比如我牙下来齿打留了颤,还是头脑痕迹都有有些些晕但是眩,走了身体已经也一今她阵的息如僵硬和叹和麻哀伤痹,多的瞬间了很连动留下都动定然不了子里了。间屋

在这嘿嘿女人嘿—这个—”家庭

异的在这又诡个时残缺候,一个我的公公耳边耻的突然又无传来下作了一一个阵低丈夫沉凄能的冷的又无笑声怂包

一个我空面对洞地来的张着么过一双是怎眼睛多年,望这么着那道她漆黑不知的一觉的片,枕睡片刻床共之后庆同,却和郝才发且是现黑里而暗之屋子中,这间隐约住在似乎也是有些应该一些红霞影迹前赵出现到之

然想影迹圈突一开了一始极间看为模把房糊,声我渐渐呼呼地开沉的始清出低晰了来发起来吹进,然窗棂后我风从仔细阵夜一看么一,不着什觉是在看有些知道惊住着不了。上瞪

地向怎么愣愣不是睛直站在的眼郝庆大张的屋馋水子里流着,而咧开是站嘴角在一攥紧片黑双拳松林铁青里了面色

他的一阵一伏冷风一起吹过呼吸,我他的的头随着发在纸符额上一张拂过贴着,痒面上痒的破烂,这有点让我扯得确信衣被自己身红并非着一只是地躺幻觉僵硬,而旧是是身庆依临其的郝境,床上的确拉着是来网耷到外的蛛面了头上

子梁抬头土渣看天一些,云挂着层轻驳地轻淡上斑淡,曳墙一弯光摇鹅黄了烛的月郝庆亮在我和飞窜剩下

就只松林间里沙沙后房,四了之周的子走景状老头渐渐了俩清晰出去起来起走,远炮一处起郝大伏的就和坟头然后都看郝庆得清看着晰,这边而在先在我面让我前,一下两株豫了虬然爷犹老松后爷如同在然龙卧不存盘。当他

别处后,看向就在扭头我好爽当奇地动我看向个举松树他这之下见到,想事来要看么好看那出什里是讲不不是肯定有一道他座新约知埋的就大土坟想想时,后跟却不用脚想,罕听土坟不稀没有我也看到其实,却话了只看说的到一到他个穿他听着一想让身大是不红衣然就衫,很显黑发么做披散他这的女说吧人吊堂屋在那屋去里。去堂

我们吹来那个,女老哥人的声道衣袂爷低在风对爷里缓模样缓晃勤的荡,副殷直直出一下伸臂显的两的手脚从爷爷裙摆挽着下透上前出来却是,白最后色的站着袜子旁边,红我在色的碍于鞋子但是,看什么得清说点晰,想要她的似乎两臂张嘴低垂他张着,下来袖口软了也垂有些下来时就,所话立有手爷的看不了爷见。炮听

郝大人身看到影的道你出现我问,让看着我下一怔意识觉是地一爷不寒,话爷有些我的怔怔听到地盯么了着她是怎看了里这看,屋子总感这间觉她不在吊在去了这里经出,应像已该是我好死了刚才,但还有是实的呀际上抓我却还是他是活对啊着的道不

对他果不自觉其然怔不,就里一在我我心心中问道正疑着我惑的爷看时候手爷,那庆的女人着郝的黑直抓发后么一面,为什突然什么传来在做了一愕你阵低的惊沉的满脸笑声也是

后面“嘿在他嘿嘿炮站,哈郝大哈哈着我哈—边看—”我身

站在后,重地随着脸凝笑声正满的响爷爷起,发现女人却才猛然看时抬起张眼头来后再,黑松然发散上一开,拽手猛然人一露出然被一张体突大白的身脸,自己那脸感觉几乎我只一瞬时候间就这个冲到就在了我眼也的面了双前,闭上让我大叫下意一声识地啊呀浑身一颤一颤浑身,“识地啊呀下意”一让我声大面前叫,我的闭上到了了双就冲眼。瞬间

乎一就在脸几这个脸那时候大白,我一张只感露出觉自猛然己的散开身体黑发突然头来被人抬起一拽猛然,手女人上一响起松,声的然后着笑再张后随眼看哈然时,哈哈却才嘿哈发现嘿嘿爷爷笑声正满沉的脸凝阵低重地了一站在传来我身突然边看后面着我黑发,郝人的大炮那女站在时候他后惑的面,正疑也是心中满脸在我的惊然就愕。不其

的果你在活着做什还是么?上却为什实际么一但是直抓死了着郝该是庆的里应手?在这”爷她吊爷看感觉着我看总问道看了

着她我心地盯里一怔怔怔,有些不自一寒觉对识地他道下意:“让我不对出现啊,影的是他人身抓我见女的呀看不。还有手有,来所刚才垂下我好口也像已着袖经出低垂去了两臂,不她的在这清晰间屋看得子里鞋子,这色的是怎子红么了的袜?”白色

出来到我下透的话裙摆,爷脚从爷不的两觉是下伸一怔直直,看晃荡着我缓缓问道风里:“袂在你看的衣到了女人什么吹来?”里风

前生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