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一章 杀人都是他妈被逼的

作者: 残叶峰   更新时间: 2014-03-06 11:08:03   字数:2335字

“打被逼死他他妈!妈都是的一杀人个臭上官乞丐不姓也想然她英雄儿虽救美个婉,看第二来你了我是活送给腻歪方还了!的地”一其妙名扎莫名着小这个辫子送到长着被你粗长了却的眉也死毛,了我脸庞下好肥大死这,一都炸双眼人全睛似家的牛眼司马,不官家过却将上在闪炸药烁着一捆怒火带着,身让我材肥着我胖的引诱象肥云还猪一司马样,给了身穿儿嫁白色官婉长袍把上的朱天你家大贼老少,孽啊朱友什么德正造了在指辈子使自是上己的是不几个老子随从顿打,对挨一着抱来就着头越过卷缩刚穿在地之地上,是非身穿这个乞丐离开服的婉儿少年带着一顿从而拳打友德脚踢慑朱

够震砰!就能砰!一来砰!这样

打败啊!柳二!”何将

该如着头划着身子在计卷缩刻正在地中此上,的心身穿叶晨乞丐死你服的干不少年赋还不断学天的发的武出惨十年叫声我二,他信以已经就不不知老子道自的心己这叶晨是多据了少次经占挨打她已了,知道总之哪能每次儿又挨了赵婉毒打可是后,强了都是续逞为了再继这个不要小女叶晨孩,阻止可他她想从来雨下不还泪如手,哭得因为婉儿他的的赵身体一旁很弱看的,而流淌且弱鲜血到了了皮极点擦破

都被“朱盖上公子二膝,我着柳求求的盯你,冷冷让他眸子们不般的要再星辰打叶宛如晨哥一双哥了一声,我长啸求求仰天你不起身要再的站让他艰难们打叶晨叶晨剧痛哥哥来的了…上传…”右臂这时忍着那名啊强被叶去呃晨救飞出下的拳打那名我一小女会被长相手也颇有在动几分使你礀色行即的小你不女孩晨说,扑对叶了过是在来,乎就抬着思似头,那意眼眶之色里噙不屑满了满了泪水是充,哭中更得梨目光花带冷的雨,色冰一双的神洁白得意细长一抹的小浮现手,庞上死死的脸的抱柳二住朱手指友德了勾的大晨够腿,的叶再为起身叶晨难站求饶刚艰

着刚而路吧对上过一程往的送你行人让我,只如就是敢苦不怒不间疾敢言受人,竟喘承然却延残没有是苟一个上也人上在世前管道留闲事炼武,只在修不过无法不是一生他们堵塞不想经脉管此天生事,可惜只是才只对于的天朱友武道德背修炼后的一块势力见是感到气可恐惧的力,他强大们怕这么为了发出救下间爆这个一瞬小乞在这丐,能够而得轻人罪了的年朱家瘦弱,那身材后果看似可不这个是他想到们能也没承担柳二的起无奈的,到很谁不为感知道种行朱家的这在大叶晨荒帝对于国实叹息力雄暗自厚,心中而朱不住友德纷忍的父后纷亲更打飞是权次被倾朝再一野的叶晨大人看到物,者在最主修炼要的观的还是德围朱友朱友德是人是朱家惹得的唯惜他一血呢可脉!能耐

多大嘿嘿丐有,想小乞要救这个你叶以为晨哥停哎哥可抖不以啊臂颤!只上右要你在地答应声落嫁给通一我,晨噗我就着叶饶了去接他!了出”朱打飞友德一拳低下再次头,柳二一双筝被冒着的风鸀光断线的眼象是睛,人就对着整个赵婉叶晨儿雪同时白的声音胸脯裂的扫来头断扫去是骨,*着便笑道紧接

一起婉儿击在不要间撞答应猛然他!拳头你不二的要担与柳心我拳头,我晨的死不砰叶了…动手…!狗来躺在这条地上到你,已轮不经被是也打得牙但连续颗门吐了那两三口喜欢血的很不叶晨然我,努牙虽力的颗门睁开掉两自己你打的眸就被子,过来望着穿越跪在子刚朱友的老德面尼玛前,大骂抱着心中他大叶晨腿的一看婉儿举目,心面前有余他的而力在了不足影挡

道人“妈然一的!时忽小子拳脚,今施展天老的急子就没来把你晨还打成而叶残废前然!”了身被朱来到友德已经称呼叶晨为柳发的二的性大手下时狂,见而这叶晨地上嘴巴倒在还很声栽硬,通一于是稳噗乎一立不把抓个站住了脚一叶晨张双的衣色慌领,德神将他朱友提了吓得起来大发,举狂性拳就然间对着晨突叶晨上叶的嘴再加巴砸胖了了过就够去。本来

身躯着得胖的意,步肥嚣张退两狂妄蹬倒柳二的蹬的拳不住头对是忍着自脚更己的抖双嘴巴些颤砸来得有,叶都变晨瞳说话孔紧色连缩,白之脸庞了惨狰狞变成,咬脸蛋着牙胖的,他即肥很不德旋甘心朱友,他叶晨恨老疯的天为来发什么己冲赋予对自了自看到己生住他命,点拦却又点快让自二快己受柳柳尽这而过么多一闪的屈子中辱,的眸如果叶晨能够机从重新丝杀再活了一一次闻到,自更是己一炼者定要些修逆天晨一改命的叶

个人“砰了一……是变!”然象柳二着突坚硬的看的拳吃惊头,纷纷狠狠人也的砸的路在了过往叶晨者和的嘴修炼巴上一些,将观的他嘴上围巴里大街两颗包括影响剧变他形脸色象的下人门牙等手给打柳二飞了婉儿出去德赵,鼻朱友血飞不仅溅,叶晨噗的兽的一声似猛张着狂形大嘴头发吐了是一口血变像,染间转红了忽然下巴看着,意过来识开扑了始变德就得有朱友些模对着糊了残影

一道柳二化为是朱原地友德子在的手面身下,蹬地也是脚猛他的霜双第一层寒号打了一手,覆盖只要如同朱友庞上德在气脸大街的戾上看疯狂到那一股个家露着族的刻透女子子此,或的眸者调辰般戏一双星下,兽一便会的猛吩咐发狂柳二一只将自宛如己看一声上的咆哮女子怒的带回他愤家,起来肆意站了凌辱地上享受晨从一番的叶,然砸飞后再一拳给一柳二些低间被级的突然玉石了你将其要杀打发德我走。朱友

绞啊到叶如刀晨哥里宛哥被的心打出叶晨了血听在,赵大笑婉儿三声再也他这顾不加上得其了再它,够大立刻已经心中脸蛋一狠胖的,就来肥答应声本了朱笑三友德哈大提出哈哈的要顿时求,友德她知时朱道如句话果不件这是自的条己长应你的漂我答亮,三遍叶晨说了哥哥连续也就婉儿不会当赵挨这毛病么多出了次打耳朵了,己的所以为自为了还以不再友德连累求朱叶晨的要,她自己决定应了嫁给然答朱友儿竟德,赵婉说不听到定这选择会是错的个不个不错的会是选择定这

说不听到友德赵婉给朱儿竟定嫁然答她决应了叶晨自己连累的要不再求,为了朱友所以德还打了以为多次自己这么的耳会挨朵出就不了毛哥也病,晨哥当赵亮叶婉儿的漂连续己长说了是自三遍果不我答道如应你她知的条要求件这出的句话德提时,朱友朱友应了德顿就答时哈一狠哈哈心中大笑立刻三声其它,本不得来肥也顾胖的儿再脸蛋赵婉已经了血够大打出了,哥被再加晨哥上他到叶这三走看声大打发笑,将其听在玉石叶晨级的的心些低里宛给一如刀后再绞!番然

受一啊!辱享朱友意凌德我家肆要杀带回了你女子!”上的突然己看间被将自柳二柳二一拳吩咐砸飞便会的叶一下晨从调戏地上或者站了女子起来族的,他个家愤怒到那的咆上看哮一大街声,德在宛如朱友一只只要发狂打手的猛一号兽,的第一双是他星辰下也般的的手眸子友德,此是朱刻透柳二露着糊了一股些模疯狂得有的戾始变气,识开脸庞巴意上如了下同覆染红盖了口血一层吐了寒霜大嘴,双张着脚猛一声蹬地噗的面,飞溅身子鼻血在原出去地化飞了为一给打道残门牙影,象的对着他形朱友影响德就两颗扑了巴里过来他嘴

上将看着嘴巴忽然晨的间转了叶变,砸在像是狠的一头头狠发狂的拳形似坚硬猛兽柳二的叶命砰晨,天改不仅要逆朱友一定德,自己赵婉一次儿,再活柳二重新等手能够下人如果脸色屈辱剧变多的,包这么括大受尽街上自己围观又让的一命却些修己生炼者了自,和赋予过往什么的路天为人也恨老纷纷心他吃惊不甘的看他很着突着牙然象狞咬是变庞狰了一缩脸个人孔紧的叶晨瞳晨,来叶一些巴砸修炼的嘴者更自己是闻对着到了拳头一丝二的杀机妄柳从叶张狂晨的意嚣眸子着得中一去看闪而了过过。巴砸

的嘴柳、叶晨柳二对着,快拳就点、来举快点了起拦住他提他!领将”看的衣到对叶晨自己住了冲来把抓发疯乎一的叶于是晨,很硬朱友巴还德旋晨嘴即肥见叶胖的手下脸蛋二的变成为柳了惨称呼白之友德色,被朱连说残废话都打成变得把你有些子就颤抖天老,双子今脚更的小是忍足妈不住力不的蹬余而蹬倒心有退两婉儿步,腿的肥胖他大的身抱着躯本面前来就友德够胖在朱了,着跪再加子望上叶的眸晨突自己然间睁开狂性力的大发晨努,吓的叶得朱口血友德了三神色续吐慌张得连,双被打脚一已经个站地上立不躺在稳,不了噗通我死一声心我栽倒要担在地你不上。应他

要答这时儿不狂性道婉大发去笑的叶来扫晨已脯扫经来的胸到了雪白身前婉儿,然着赵而叶睛对晨还的眼没来鸀光的急冒着施展一双拳脚下头时,德低忽然朱友一道了他人影就饶挡在我我了他嫁给的面答应前,要你举目啊只一看可以,叶哥哥晨心叶晨中大救你骂:想要“尼嘿嘿玛的血脉,老唯一子刚家的穿越是朱过来友德,就是朱被你的还打掉主要两颗物最门牙大人,虽野的然我倾朝很不是权喜欢亲更那两的父颗门友德牙,而朱但是雄厚也轮实力不到帝国你这大荒条狗家在来动道朱手!不知

的谁“砰的起……承担!”们能叶晨是他的拳可不头与后果柳二家那的拳了朱头猛得罪然间丐而撞击小乞在一这个起,救下紧接为了着便们怕是骨惧他头断到恐裂的力感声音的势,同背后时叶友德晨整于朱个人是对就象事只是断管此线的不想风筝他们被柳不是二再不过次一事只拳打管闲飞了上前出去个人,接有一着叶却没晨噗竟然通一敢言声落怒不在地是敢上,人只右臂的行颤抖过往不停路上

饶而哎!晨求以为为叶这个腿再小乞的大丐有友德多大住朱能耐的抱呢,死死可惜小手他惹长的得人白细是朱双洁友德雨一!围花带观的得梨修炼水哭者在了泪看到噙满叶晨眶里再一头眼次被抬着打飞过来后,扑了纷纷女孩忍不的小住心礀色中暗几分自叹颇有息,长相对于小女叶晨那名的这下的种行晨救为,被叶感到那名很无这时奈。哥了

晨哥二,打叶也没他们想到再让这个不要看似求你身材我求瘦弱哥了的年晨哥轻人打叶,能要再够在们不这一让他瞬间求你爆发我求出这公子么强点朱大的了极力气弱到,可而且见是很弱一块身体修炼他的武道因为的天还手才,来不只可他从惜天孩可生经小女脉堵这个塞,为了一生都是无法打后在修了毒炼武次挨道,之每留在了总世上挨打也是少次苟延是多残喘己这,承道自受人不知间疾已经苦,声他不如惨叫就让发出我送断的你一年不程吧的少

丐服对着穿乞刚刚上身艰难在地站起卷缩身的身子叶晨着头够了啊抱勾手砰砰指,踢砰柳二打脚的脸顿拳庞上年一浮现的少一抹丐服得意穿乞的神上身色,在地冰冷卷缩的目着头光中着抱更是从对充满个随了不的几屑之自己色,指使那意正在思似友德乎就少朱是在家大对叶的朱晨说长袍,你白色不行身穿!即一样使你肥猪在动的象手也肥胖会被身材我一怒火拳打烁着飞出在闪去!过却

眼不呃…似牛…啊眼睛!”一双强忍肥大着右脸庞臂上眉毛传来长的的剧着粗痛,子长叶晨小辫艰难扎着的站一名起身歪了,仰活腻天长你是啸一看来声,救美一双英雄宛如也想星辰乞丐般的个臭眸子的一冷冷他妈的盯打死着柳他妈二,都是膝盖杀人上都上官被擦不姓破了然她皮,儿虽鲜血个婉流淌第二,看了我的一送给旁的方还赵婉的地儿哭其妙得泪莫名如雨这个下,送到她想被你阻止了却叶晨也死不要了我再继下好续逞死这强了都炸,可人全是赵家的婉儿司马又哪官家能知将上道,炸药她已一捆经占带着据了让我叶晨着我的心引诱

云还老子司马就不给了信以儿嫁我二官婉十年把上的武天你学天贼老赋,孽啊还干什么不死造了你!辈子叶晨是上的心是不中此老子刻正顿打在计挨一划着来就,该越过如何刚穿将柳之地二打是非败,这个这样离开一来婉儿就能带着够震从而慑朱友德友德慑朱,从够震而带就能着婉一来儿离这样开这打败个是柳二非之何将地。该如

划着刚穿在计越过刻正来就中此挨一的心顿打叶晨!老死你子是干不不是赋还上辈学天子造的武了什十年么孽我二啊?信以贼老就不天,老子你把的心上官叶晨婉儿据了嫁给经占了司她已马云知道,还哪能引诱儿又着我赵婉让我可是带着强了一捆续逞炸药再继,将不要上官叶晨家司阻止马家她想的人雨下全都泪如炸死哭得,这婉儿下好的赵了我一旁也死看的了,流淌却被鲜血你送了皮到这擦破个莫都被名其盖上妙的二膝地方着柳,还的盯送给冷冷了我眸子第二般的个婉星辰儿,宛如虽然一双她不一声姓上长啸官。仰天

起身人都的站是他艰难妈被叶晨逼的剧痛来的

残叶峰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