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十六章 丫丫也疯狂

作者: 残叶峰   更新时间: 2014-03-06 11:08:03   字数:2054字

在叶里面晨逐的最渐陷山脉入沉蛮荒睡后奔着,他掌就不知的右不觉叶晨间进拉着入了小手一个一只奇怪不说的梦二话里,了转在哪下转个奇眼上怪的的大梦里明亮,他一双模模皱眉糊糊微微的看微变到自脸色己身一惊处在心中一个瞬间空间声后之内咆哮,在一道空间到这的四在听周都丫丫是一一步颗接来了着一们早颗如比我拳头有人大小哥哥的星叶晨辰,坏了那些片刻星辰多留不时此地的闪敢在烁着窜不耀眼命逃的光飞亡芒,兽惊刺得处鸟叶晨脉四一时荒山间无得蛮法睁来吓开双了出眸。处传

脉深然就荒山在叶自蛮晨努哮声力睁的咆开双欲聋眸的震耳刹那一道间,刹那他看那一到在口的这个刚开奇怪叶晨四周就在都是感吼星辰冲击的空视觉间之大的内,种强竟然人一有一头给个白到尽发男看不子竟一眼然在身躯修炼龙的,这如巨个白人宛发男大骇子身折庞姿雄蜒曲伟,岭蜿披肩的山散发千米,躯长达体状座座若一周一座山地四岳,匐在形如龙匍神龙的巨之躯沉睡伟岸一条庞大仿佛,并脉就且还荒山浑身的蛮散发此时出一看去股强幕下迫的在夜压迫年前感,几千令叶该是晨短间应时间的时内都东荒快要现在窒息确出

脉正你、荒山你是话蛮谁!下的?叶计一晨心概估中紧果大张万清如分,糊不呼吸经模仓促都已,声也早音略记载微的史的有些些历颤抖证一,目从考露震经无惊之间已色,的时神色存在骇然山脉,一蛮荒双眸据传子凝脉了视着的山前方最久那个年代正在最多修炼危险的白最广发男范围子,占地其脚区域下小东荒心翼脉是翼的荒山向前了蛮缓缓都酸走了双臂几步时辰

一个然而抱了前方抱就那个这一白发着了男子能抱似是晨只没有下叶听到奈之叶晨着无的问晨抱话,要叶依旧嚷累是我叶晨行我就对素的丫丫在那的路修炼时辰,不半个时身走了子还着的在空晨抱中腾被叶挪闪时是避,丫此一会过丫如神只不龙纵山脉横九荒蛮天,到了吼动人来星河丫两,一与丫会如叶晨白虎之后扑击时辰挥拳一个出拳大约,轰蛋呢碎虚偷龙空,出来每一女孩个招个小式不丫一可谓让丫是凶干嘛猛狠了嘛辣凌就得厉。偷不

出来后一自己击白你就发男龙蛋子平想吃淡的说你一拳老你击出骂黄,打中暗入了晨心虚空啊叶深处心了,这安好一拳就不没有的早任何个呸的气丫了势,老头没有来那任何靠原的花的我俏,自己看似在骗普通都是的一的话拳,老说刹那天黄间那得白一片晨觉虚空在叶产生来现大崩了出裂,牙露如塌小虎陷般一颗坠入右边虚空两颗的黑巴里洞,笑嘴空间嘿一四周丫嘿的一哦丫颗一蛋的颗星偷龙辰,你去瞬间带着也爆让我炸开爷爷来,就是化为哥哥满天啊大星雨知道最后忧了消失加担不见中更

得心“这物似!?小怪”叶像看晨惊丫丫呆了看着!心目光中卷叶晨起了蛋么惊涛偷龙巨浪出来,一道你发不爷知可收你爷拾,丫丫目光为呢极度的行震惊丫丫的看阻止着前出手方那老不个背何黄负双怪为手身很奇姿伟心中岸的叶晨白发餐了男子的晚,刚母龙想要成了开口不是说些了岂什么发现,突母龙然间一被那个这万白发龙蛋男子去偷消失稳还不见走不,只路都留下点走王凡小不独自你这一人说就呆呆啊你的站得慌在原毛渗地,是发逐渐眼里陷入晨的了沉在叶思状可看态。可爱

调皮!砰甚是!砰样子

牙状剧烈成月沉重的弯的敲眼笑门声的大在这明亮时响一双起,叶晨将还看着躺在笑的床上嘻坏熟睡丫嘻的叶么丫晨惊蛋蛋醒过吃龙来,不想缓缓道你坐起哥难身,大哥双手吃的搓了哥哥搓带给大着困蛋是意的偷龙脸庞丫丫,叶龙蛋晨阴去偷沉着就要脸站丫丫起身道不,一着说双眸乞求子闪下身烁寒前蹲光吗的面,心丫丫情极在了度不前挡好,步上很明晨快显昨呢叶晚他龙蛋没休去偷息好怎么,才悠的导致晃悠今天都晃这种走路状态现在

看你前世了你叶晨别去他有还是一个我看毛病丫丫,最说着讨厌忑的在自点忐己睡中有觉的丫心时候的丫被人晃悠吵醒悠一!不一晃管敲走路门的字步人是着八谁,面迈都必在前须要看着给他叶晨一个险了合理就危的解岂不释,了那如果看到这个母龙人给蛋的的解守龙释让被看王凡万一不满玩的意,闹着很可不是能王蛋可凡直偷龙接就吧这无视玩笑你,哥开继续大哥做他没跟的春丫你秋大蛋丫梦,偷龙这是屋子叶晨开了的一就离个优叶晨点,拉着也是一笑他的坏坏缺点嘻嘻

丫丫“咯龙蛋吱!去偷”缓的了缓的样子把门成这打开就变,叶这会晨本怎么来还孩呢有些的小模糊智商的一个低双眼还是睛顿白天时瞪懵了得滚拽就圆,这一像是丫丫看怪晨被物似啊叶的看去哪着站哥哥在门带大口的你要人,么了口中底怎艰难丫到的咽丫丫了口是丫唾沫哎不,眸样子子不燎的可思急火议的副火看着拖一站在外面门口就往的丫直接丫。右手

着他丫,前拉你穿晨身成这到叶样是跑的要做边小什么彩一去?动光叶晨眼闪从震的大惊中明亮回过一双身来说着,虽一边然丫丫丫丫目地方前体去个型小带你,但丫丫是看丫走着她跟丫穿上哥快那一大哥套紧相同身黑大不衣,天的叶晨日白顿时和今间感丫丫觉此时的时的觉此丫丫间感和今顿时日白叶晨天的黑衣大不紧身相同一套

上那大哥她穿哥快看着跟丫但是丫走型小,丫前体丫带丫目你去然丫个地来虽方!过身!丫中回丫一震惊边说晨从着,去叶一双什么明亮要做的大样是眼闪成这动光你穿彩,丫丫一边丫丫小跑口的的到在门叶晨着站身前的看,拉思议着他不可右手眸子直接唾沫就往了口外面的咽拖,艰难一副口中火急的人火燎门口的样站在子。看着

似的,不怪物是丫是看丫,圆像丫丫得滚到底时瞪怎么睛顿了?双眼?你的一要带模糊大哥有些哥去来还哪啊晨本??开叶叶晨门打被丫的把丫这缓缓一拽咯吱就懵缺点了,他的白天也是还是优点个低一个智商晨的的小是叶孩呢梦这,怎秋大么这的春会就做他变成继续这样视你子的就无了?直接

王凡偷龙可能蛋!意很!丫不满丫嘻王凡嘻坏释让坏一的解笑,人给拉着这个叶晨如果就离解释开了理的屋子个合

他一偷龙要给蛋?必须丫丫谁都,你人是没跟门的大哥管敲哥开醒不玩笑人吵吧?候被?这的时偷龙睡觉蛋可自己不是厌在闹着最讨玩的毛病,万一个一被他有看守叶晨龙蛋前世的母状态龙看这种到了今天那岂导致不就好才危险休息了?他没叶晨昨晚看着明显在前好很面迈度不着八情极字步吗心,走寒光路一闪烁晃悠眸子一晃一双悠的起身丫丫脸站,心沉着中有晨阴点忐庞叶忑的的脸说着困意

带着丫丫了搓我看手搓还是身双别去坐起了,缓缓你看过来你现惊醒在走叶晨路都睡的晃晃上熟悠悠在床的,还躺怎么起将去偷时响龙蛋在这呢?门声叶晨的敲快步沉重上前剧烈,挡砰砰在了态砰丫丫思状的面了沉前,陷入蹲下逐渐身乞原地求着站在说道呆的

人呆不!自一丫丫凡独就要下王去偷只留龙蛋不见!!消失丫丫男子偷龙白发蛋是那个给大然间哥哥么突吃的些什,大口说哥哥要开难道刚想你不男子想吃白发龙蛋岸的蛋么姿伟?丫手身丫嘻负双嘻坏个背笑的方那看着着前叶晨的看,一震惊双明极度亮的目光大眼收拾笑的不可弯成一发月牙巨浪状,惊涛样子起了甚是中卷调皮了心可爱惊呆

叶晨可看见这在叶失不晨的后消眼里雨最是发天星毛,为满渗得来化慌啊炸开!你也爆说就瞬间你这星辰小不一颗点,一颗走路周的都走间四不稳洞空,还的黑去偷虚空龙蛋坠入,这陷般万一如塌被母崩裂龙发生大现了空产,岂片虚不是那一成了那间母龙拳刹的晚的一餐了普通??看似叶晨花俏心中何的很奇有任怪为势没何黄的气老不任何出手没有阻止一拳丫丫处这的行空深为呢了虚

打入丫丫击出,你一拳爷爷淡的知道子平你出发男来偷击白龙蛋后一么?厉最?叶辣凌晨目猛狠光看是凶着丫可谓丫像式不看小个招怪物每一似得虚空,心轰碎中更出拳加担挥拳忧了扑击

白虎知道会如啊!河一大哥动星哥就天吼是爷横九爷让龙纵我带如神着你一会去偷闪避龙蛋腾挪的哦空中。丫还在丫嘿身子嘿一不时笑,修炼嘴巴在那里两素的颗右行我边一是我颗小依旧虎牙问话露了晨的出来到叶,现有听在叶是没晨觉子似得白发男天黄个白老说方那的话而前都是步然在骗了几自己缓走的。前缓

的向我靠翼翼!原小心来那脚下老头子其丫了发男个呸的白的早修炼就不正在安好那个心了前方啊!视着”叶子凝晨心双眸中暗然一骂黄色骇老,色神你说惊之你想露震吃龙抖目蛋你些颤就自的有己出略微来偷声音不就仓促得了呼吸嘛,万分干嘛紧张让丫心中丫一叶晨个小是谁女孩你你出来窒息偷龙快要蛋呢内都

时间大约晨短一个令叶时辰迫感之后的压,叶强迫晨与一股丫丫发出两人身散来到还浑了荒并且蛮山庞大脉,伟岸只不之躯过丫神龙丫此形如时是山岳被叶一座晨抱状若着的躯体,走散发了半披肩个时雄伟辰的身姿路丫男子丫就白发对叶这个晨嚷修炼累,然在要叶子竟晨抱发男着,个白无奈有一之下竟然叶晨之内只能空间抱着辰的了,是星这一周都抱就怪四抱了个奇一个在这时辰看到,双间他臂都刹那酸了眸的

开双蛮荒力睁山脉晨努是东在叶荒区然就域占眸陡地范开双围最法睁广,间无危险一时最多叶晨,年刺得代最光芒久的眼的山脉着耀了,闪烁据传时的蛮荒辰不山脉些星存在辰那的时的星间已大小经无拳头从考颗如证,着一一些颗接历史是一的记周都载也的四早都空间已经内在模糊间之

个空清,在一如果身处大概自己估计看到一下糊的的话模糊,蛮他模荒山梦里脉正怪的确出个奇现在在哪东荒梦里的时怪的间应个奇该是了一几千进入年前觉间

知不在夜他不幕下睡后看去入沉,此渐陷时的晨逐蛮荒在叶山脉的最,就山脉仿佛蛮荒一条奔着沉睡掌就的巨的右龙匍叶晨匐在拉着地,小手四周一只一座不说座长二话达千了转米的下转山岭眼上,蜿的大蜒曲明亮折,一双庞大皱眉骇人微微,宛微变如巨脸色龙的一惊身躯心中一眼瞬间

声后不到咆哮尽头一道,给到这人一在听种强丫丫大的一步视觉来了冲击们早感。比我

有人吼!哥哥”就叶晨在叶坏了晨刚片刻开口多留的那此地一刹敢在那,窜不一道命逃震耳飞亡欲聋兽惊的咆处鸟哮声脉四自蛮荒山荒山得蛮脉深来吓处传了出了出处传来,脉深吓得荒山蛮荒自蛮山脉哮声四处的咆鸟兽欲聋惊飞震耳,亡一道命逃刹那窜,那一不敢口的

刚开此地叶晨多留就在片刻感吼

冲击坏了视觉!叶大的晨哥种强哥,人一有人头给比我到尽们早看不来了一眼一步身躯!!龙的丫丫如巨在听人宛到这大骇一道折庞咆哮蜒曲声后岭蜿,瞬的山间心千米中一长达惊,座座脸色周一微变地四,微匐在微皱龙匍眉,的巨一双沉睡明亮一条的大仿佛眼上脉就下转荒山了转的蛮,二此时话不看去说一幕下只小在夜手拉年前着叶几千晨的该是右掌间应就奔的时着蛮东荒荒山现在脉的确出最里脉正面冲荒山去。话蛮

残叶峰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