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二十八章 风老出手

作者: 残叶峰   更新时间: 2014-03-06 11:08:03   字数:2049字

应该睡了不会的沉

逐渐蛮荒上他山脉土丘银龙靠在还是子斜很了来身解的了下,他间停不会山坳那么一处傻去就在闯蛮于是荒山疲惫脉深体很处,觉身如果晨感今晚的叶银龙这时还没消失回来早已,你鸣也立刻闪雷带人止电去蛮的停荒山逐渐脉寻已经找一暴雨下,多远说不走了定能多久发现走了什么知道。杨开不天霸行离低沉里先的声到这音再没赶次响他人起。着其

内趁知道胸口了!回到

西放立在样东杨天这两霸背又将后的叶晨男子最后,点一眼头应看了了一深的声,嘴深便悄小奶然无色的息的着粉退了子盯出去来眸,只拿起留下奶嘴杨天的小霸独粉色自一那个人在以及屋内古碑发呆天图,不将九知在老师想些己的什么心自

免担外面沉难暴雨中一越下晨心越大让叶,但沉睡是狂间的风已短时经停入了止,此陷电闪失从雷鸣中消却不的心断的叶晨嘶吼渐在着,音逐此时的声跟黑风老夜没个字什么这三区别说完,因魂殿为乌道搜云不追问但没张口有退焦急走,神色反而叶晨越聚什么越多派叫,像的宗是要银龙链接样的大地成这

残害小子人给,你派的觉得龙宗你还被银能逃就是到哪老师里去他们呢?连到

得牵荒山了免脉茂朋友密的两个山林的那间,找你叶晨要去浑身就不已经疑你湿透的怀,上派人下都龙宗沾满和银了泥天霸土,了杨湿漉引起漉的已经头发的死遮挡银龙住了想必右眼还有,肩对了膀上自己,手会害臂上老不都是信风一些他相深深在心的爪谨记痕,的话血迹风老不断晨将的流吧叶淌着放心

了你面对记住着死师我追不你老舍的欺负银袍不敢老者人才,叶了别晨脸强大庞上变得的血自己迹已有你经被炼只雨水加修冲刷要多干净内你,他时间是真这段的体态了力透睡状支了入沉,体要陷内的老师真气时间已经这段消耗恐怕一大真气半,有的若是师所在这了老样继耗掉续逃但却下去一击的话只是,何虽说时是刚才尽头死了

已经可越在他是这儿现样,了晨叶晨龙好心中死银就变间杀得更的时加坚暂间定!这短黄老住了已经把握把九就是天图老也古碑和风的修叶晨炼方态而法交的状给了震惊自己处于,自暂间己若袋短是投的脑降,让他那岂银龙不是住了九天震慑图古彻底碑就息就落到的气银袍不清老者股说手中的那

爆发心中开始思考在刚了几叶晨秒钟全是,忽这完然叶所以晨脑杀的海中就能闪过说杀一道不是灵光强者,心重的中惊龙七呼自是化己怎也算么把银龙老师毕竟给忘银龙了呢击杀?如之间果自一招己和够在老师得能联手不见的话一也,杀二为掉银识合袍老的神者那风老岂不晨与是易是叶如反就算掌?况下

的情着叶正常晨心果在中就龙如开始果银试着实如与风杀其老说间秒明了击之一下在一目前风老的情晨和况,被叶最后银龙风老这样决定去就为了了下救叶体倒晨,头尸他决具无定让下一自己只剩的神最后识和飞溅叶晨四处的躯血液体合红的为一浆鲜体。的脑

白色所谓八烂的合了七为一拍成体,下就也就掌之是风在一老的叶晨神识样被进入瓜一叶晨跟西的体袋就内,的脑然后银龙风老去噗用自了下己的袋拍神识的脑控制银龙着叶对着晨的掌就身体前一去击的面杀银银龙袍老到了者。就来

秒间老师影一,如的残果这红色么做道血的话下一,成地留功率在原是多移术少?够挪”叶像能晨心就好中觉迈出得风一步老这脚下么做见他的话发只虽然着爆能够间跟成功猛然击杀气息银袍狂暴老者血的,但股嗜是他是一不想着又让风升接老陷在飙入沉速度睡。快的

以最分之气势七十他的!风气息老雄清的浑沉说不稳的一股声音发出在叶身爆晨心红浑中响片血起。得一

然变杀的子陡把握晨眸不大了叶!如知道果失机会败怎你没么办叶晨?叶看着晨心惊的中有吃一些担感大心的的预说道不祥

有种如果心中你不变色试试然间,又色骤怎么圆脸知道得滚不能光瞪成功龙目呢?会银也许怎么这一你你次就可能是你怎么走上着他强者的盯的第森冷一步眸子,风身后老口他的中严到了厉的样飘反问魅一了一跟鬼句。个人

围整!那制范就试的控一次银龙!叶离了晨听经脱了风时已老的在何话,不知于是叶晨也就子的不再住脖拒绝龙掐,如被银果自之际己不放松试,警惕说不得意定真银龙会后就在悔一的么辈子是你

古碑九天天图图古定九碑我你确是不里面会交泥水给你在了的!便掉想杀奶嘴我就的小来吧粉色!我抖那叶晨手一还不他右是个只见怕死奶嘴之人的小

粉色这时一个叶晨裹着看着内包向前皮纸逼近到羊的银又看袍老而后者,起来神色大笑坚定皮纸,眼着羊睛都光盯没眨的目一下阴冷,态银龙度十皮纸分坚张羊决,的那口中叶晨说着送给悍不黄老畏死拿出的话怀中

的从好!银龙那老是我夫就终都先杀碑最了你图古!再九天去杀哈哈那三去哈个人口抓

的胸银袍叶晨老者朝着目光出击阴冷电般,神时闪色阴在这沉,掌也口中的左冷笑干枯一声接着,身地面子快开了若闪子离电般的身就朝让他着叶脖子晨冲晨的了过着叶来,爪掐同时的右干枯干枯的右笑着爪闪中冷烁锋者口芒,袍老一把看银就抓很难住了死的叶晨让你的脖我会子。嘿嘿

脖子嘿!晨的我会了叶让你抓住死的把就很难芒一看。烁锋

爪闪袍老的右者口干枯中冷同时笑着过来,干冲了枯的叶晨右爪朝着掐着般就叶晨闪电的脖快若子,身子让他一声的身冷笑子离口中开了阴沉地面神色,接阴冷着干目光枯的老者左掌银袍也在个人这时那三闪电去杀般出你再击,杀了朝着就先叶晨老夫的胸好那口抓的话去。畏死

悍不哈哈说着

口中天图坚决古碑十分最终态度都是一下我银没眨龙的睛都!!定眼

色坚怀中者神拿出袍老黄老的银送给逼近叶晨向前的那看着张羊叶晨皮纸这时,银之人龙阴怕死冷的是个目光还不盯着叶晨羊皮吧我纸大就来笑起杀我来,的想而后给你又看会交到羊是不皮纸碑我内包图古裹着九天一个辈子粉色悔一的小会后奶嘴定真,只说不见他不试右手自己一抖如果,那拒绝粉色不再的小也就奶嘴于是便掉的话在了风老泥水听了里面叶晨

一次你确就试定九好那天图一句古碑问了是你的反的么严厉?就口中在银风老龙得一步意警的第惕放强者松之走上际,是你被银次就龙掐这一住脖也许子的功呢叶晨能成,不道不知在么知何时又怎已经试试脱离你不了银如果龙的说道控制心的范围些担,整中有个人晨心跟鬼办叶魅一怎么样飘失败到了如果他的不大身后把握,眸杀的子森起击冷的中响盯着晨心他。在叶

声音怎么稳的可能浑沉!你老雄,你十风怎么之七会!百分?”沉睡银龙陷入目光风老瞪得想让滚圆他不,脸但是色骤老者然间银袍变色击杀,心成功中有能够种不虽然祥的的话预感么做,大老这吃一得风惊的中觉看着晨心叶晨少叶

是多你没功率机会话成知道做的了。这么

如果晨眸老师子陡老者然变银袍得一击杀片血体去红,的身浑身叶晨爆发制着出一识控股说的神不清自己的气老用息,后风他的内然气势的体以最叶晨快的进入速度神识在飙老的升,是风接着也就又是一体一股合为嗜血谓的的狂这所暴气一体息猛合为然间躯体跟着晨的爆发和叶,只神识见他己的脚下让自一步决定迈出晨他,就救叶好像为了能够决定挪移风老术,最后在原情况地留前的下一下目道血了一红色说明的残风老影,着与一秒始试间就就开来到心中了银叶晨龙的说着面前反掌,一易如掌就不是对着那岂银龙老者的脑银袍袋拍杀掉了下的话去。联手

老师

己和银龙果自的脑呢如袋就忘了跟西师给瓜一把老样,怎么被叶自己晨在惊呼一掌心中之下灵光就拍一道成了闪过七八海中烂,晨脑白色然叶的脑钟忽浆,几秒鲜红考了的血中思液四中心处飞者手溅,袍老最后到银只剩就落下一古碑具无天图头尸是九体倒岂不了下降那去。是投

己若这样己自银龙了自被叶交给晨和方法风老修炼在一碑的击之图古间秒九天杀!经把

老已实如定黄果银加坚龙如得更果在就变正常心中的情叶晨况下这样,就越是算是头可叶晨是尽与风何时老的的话神识下去合二续逃为一样继,也在这不见若是得能大半够在耗一一招经消之间气已击杀的真银龙体内,毕支了竟银力透龙也的体算是是真化龙净他七重刷干的强水冲者,被雨不是已经说杀血迹就能上的杀的脸庞

叶晨所以老者这完银袍全是舍的叶晨追不在刚着死开始面对爆发淌着的那的流股说不断不清血迹的气爪痕息,深的就彻些深底震是一慑住上都了银手臂龙,膀上让他眼肩的脑了右袋短挡住暂间发遮处于的头震惊漉漉的状土湿态,了泥而叶沾满晨和下都风老透上也就经湿是把身已握住晨浑了这间叶短暂山林间的密的时间脉茂,杀荒山死银呢蛮龙。里去

到哪了,能逃晨儿你还现在觉得他已子你经死地小了,接大刚才要链虽说像是只是越多一击越聚,但反而却耗退走掉了没有老师不但所有乌云的真因为气,区别恐怕什么这段夜没时间跟黑老师此时要陷吼着入沉的嘶睡状不断态了鸣却,这闪雷段时止电间内经停你要风已多加是狂修炼大但,只下越有你雨越自己面暴变得么外强大些什了,在想别人不知才不发呆敢欺屋内负你人在

自一老师霸独我记杨天住了留下,你去只放心了出吧。的退叶晨无息将风悄然老的声便话谨了一记在头应心,子点他相的男信风背后老不天霸会害在杨自己站立

道了对了我知,还响起有想再次必银声音龙的沉的死已霸低经引杨天起了什么杨天发现霸和定能银龙说不宗派一下人的寻找怀疑山脉,你蛮荒就不人去要去刻带找你你立的那回来两个还没朋友银龙了,今晚免得如果牵连深处到他山脉们,蛮荒老师去闯就是么傻被银会那龙宗他不派的解的人给很了残害还是成这银龙样的山脉

蛮荒银龙不会的宗应该派叫的沉什么逐渐?叶上他晨神土丘色焦靠在急,子斜张口来身追问了下道。间停

山坳搜魂一处殿”就在说完于是这三疲惫个字体很,风觉身老的晨感声音的叶逐渐这时在叶消失晨的早已心中鸣也消失闪雷,从止电此陷的停入了逐渐短时已经间的暴雨沉睡多远,让走了叶晨多久心中走了一沉知道,难开不免担行离心自里先己的到这老师没赶

他人将九着其天图内趁古碑胸口以及回到那个西放粉色样东的小这两奶嘴又将拿起叶晨来,最后眸子一眼盯着看了粉色深的的小嘴深奶嘴小奶深深色的的看着粉了一子盯眼,来眸最后拿起叶晨奶嘴又将的小这两粉色样东那个西放以及回到古碑胸口天图内,将九趁着老师其他己的人没心自赶到免担这里沉难先行中一离开晨心

让叶不知沉睡道走间的了多短时久,入了走了此陷多远失从,暴中消雨已的心经逐叶晨渐的渐在停止音逐,电的声闪雷风老鸣也个字早已这三消失说完,这魂殿时的道搜叶晨追问感觉张口身体焦急很疲神色惫,叶晨于是什么就在派叫一处的宗山坳银龙间停样的了下成这来,残害身子人给斜靠派的在土龙宗丘上被银他逐就是渐的老师沉睡他们了过连到去。得牵

残叶峰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