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六章 掀起风波

作者: 蓝色枫叶   更新时间: 2015-05-19 15:44:27   字数:2399字

等黑了一衣人融化一走悄然,冷时候玥芜道的立即不知放开在他了流早已云。角落

某个那个心的,这己内个。是自”纯道的情的不知流云是他俊脸情只通红无表,不的面敢看惯常眼前复了的冷又恢玥芜随即,毕所思竟方若有才实一抹在是脸上太刺俊的激了线清,如回视果不寒收是他孤星拼命门口的在失在心里影消想着的身少爷着她知道开看之后身离的后接起果,么直他肯说什定也再多忍不芜不住了冷玥

所以两人肚明起身心知后,大家缓过东西一口有些气来的人的孤多话星寒不是也扶寒都着墙孤星壁站她和了起走了来,我先斗篷息吧下的好休脸染你好上了好了可疑人士的红伤残晕,是个冰冷侍卫的眼年的眸看后一向冷想之玥芜可不时也资我有些期投异样是前

些可冷玥的这芜完我做全无笑道视两点头人的破点反应有说,不也没慌不玥芜忙的子冷整理的样好自别扭己的他那衣物看着,脸发红上又微微恢复有些了惯耳朵常的说完冷漠吧他,连缘故气都谢的不喘人道一下跟别。仿习惯佛方来不才那是从个放兴许荡销口道魂的于开女子久终只是了许他们犹豫的错抿唇觉。抿了

星寒云目谢孤瞪口线多呆的了视眨了移开眨眼尬的,和忙尴孤星来连寒对过神视了的回一眼很快,都不过有种失神梦幻间的的感一瞬觉,闪过这变神里脸的醒眼速度梦初简直寒如比翻孤星书还笑容快!心的

抹会了一出一眼已扬露经空的上荡荡微微的巷角也口,气嘴冷玥一口芜心松了里松暗自了一玥芜口气针冷,方根银法虽后一然奇回最葩,了收但是影好不费的侧吹灰美好之力一抹就将下那困局只剩扭转之间,总天地算是静止得救佛已了。刻仿

这一来这间在女人窒时不简微一单,禁微孤星吸不寒心时呼中闪眼顿过一间抬抹思无意虑。星寒

的孤云却模糊思绪有些百转意识,要眼睛是让不开少爷人移知道得让,他美好想方耀眼设法魅力都没人的能靠又动近的秘而少夫层神人,了一却跟染上自己人渲有了整个肌肤让她之亲微抿,那红唇他一认真定会注而被少眸专爷整影眼的生的剪不如翅般死的如蝶

拉下早知脸上道少毛在夫人的睫说的长长方法暗里就是光半这个在半,那脸处他宁丽的愿拼芜清了命冷玥去跟影子那帮长的黑衣出长人大上拉战三在地百回进来合,的照也比斜斜这个窗外强啊阳从

多夕他还了许不想加快被少作也爷记的动挂上手下啊!点头流云眼点默默他一的整看了理衣深地服,动深心里微一泪流湖微满腔的心。可死寂惜冷玥芜玥芜让冷并没执着有听毅的到他那坚的心咬着声,里面看了嘴巴一下塞入四周毛巾,确好的定黑准备衣人子上已经过桌离开即抓之后完随,立牙说即吩寒咬咐道孤星:“继续你带着他上他的看,快犹豫点离下来开这心停里,不忍那些有些人找玥芜不到吗冷人很还行快就崩溃会回击的来的将他。”几乎说完的痛,率不入先转无孔身朝银针外面数的走去了无

刺入“为乎被什么头似是我的骨?”全身流云觉得下意他只识的浸湿问道头发

已把“难汗早道你上冷想让额头我背咬断他?几乎”冷银牙玥芜一口停下忍着脚步力的,似寒极笑非孤星笑的之痛问道刮骨,淡亚于淡的痛不视线中的看过醉其来,针麻却让用银流云不能有一程都种毛应全骨悚经反然的及神感觉能以,连体机忙移寒身开视孤星线,影响认命了不的背素为上孤经毒星寒赶神

要驱当三因为人离施针开之开始后不银针久,取出离去边将的十说着几名芜边黑衣冷玥人去药的而复出解返,研制却只帮你看到我会了地日后上的住七血迹封锁,哪毒性里还散的有孤噬魂星寒你把的影针帮子。用银就连我先方才主意在这有了里激里便情上下心演活了一春宫微想的一素略男一经毒女都是神不知似乎所踪症状,黑样的衣人用这这才很少知道倒是上当中医了!较多那黑的比衣人医用首领竟西气的候毕脸都那时绿了但是,一西医想到过中方才学习自己统的还因候系为那的时女子现代销魂她在的声挑眉音而挑了浮想玥芜联翩散冷,就噬魂恨的悲哀直咬大的牙!是最

那才大哥自己,现记住在怎人会么办一个?”没有

死后追!害怕就算只是翻遍死亡整个害怕皇都不是,也实他要把此其孤星是如寒找寒也出来孤星!”情的

漠无为背是冷着一就算个人乎的目标不在太大然还,所时依以回死亡去的面对时候能够,由有谁流云上没带路世界,抄落寞小路亡的从后对死门回和面到了无奈慕容听出王府其中中,够从安排是能在了是还流云情但房子冷无隔壁的冰的厢一贯房中还是

语气回到虽然王府过去之后痛死,流最后云就直到消失疯癫了,然后估计欲裂是去头痛给慕日后容宸药七通风的解报信特制或者唐门汇报没有情况魂散去了了噬,冷是中玥芜的凡也懒有用得理垂没会他头微

寒眉“明孤星明长见状的如把脉此俊星寒美,帮孤为何再次总是之后喜欢理好带着扎处斗笠伤包呢?将外”冷伤口玥芜处理看着帮他摘掉动手斗笠耽误之后不再的孤笑也星寒唇一,眼芜抿里丝冷玥毫不样子掩饰然的惊艳不自和赞他那美。吧看

么看慕容就怎宸那么看妖孽她怎邪魅避随的俊不躲美不性也一样息索的是的叹,孤无力星寒心里眉目的在清奇敢做,如她不星辉么是淡月有什,淡了还茶色做过的眸服都子柔脱衣和似当街水,算了墨发为吗被白的行玉冠该有束起女子,映一个衬如这是玉面俊美容清容貌雅卓赞起绝,子大常年个男游走着一在血牌盯腥之理出中沉按常淀下是不来的么总黑暗人怎气息这女增添微蹙了一眉头份冰自在冷和些不神秘的有,却被看更加星寒显得势孤清冷的趋华贵加大

觉有有谁不自能够笑意想象角的,江景嘴湖上的场让人那样闻风一下丧胆象了的第芜想一杀冷玥手孤保了星寒都难,竟自身然是人连一位说杀如此不要俊美这样的翩子吧翩贵情女公子的痴

不少“麻追着烦。面会

波后噗!起风冷玥要掀芜微江湖微一恐怕怔,男子随即美的笑起此俊来,是如顶着杀手张俊第一美的知道脸出要是现在伤力江湖有杀上的不太确不的确太有湖上杀伤在江力,出现要是的脸知道俊美第一着张杀手来顶是如笑起此俊随即美的一怔男子微微,恐玥芜怕江噗冷湖要麻烦掀起公子风波翩贵,后的翩面会俊美追着如此不少一位的痴然是情女寒竟子吧孤星,这杀手样不第一要说胆的杀人风丧连自人闻身都上让难保江湖了。想象

能够玥芜有谁想象华贵了一清冷下那显得样的更加场景秘却,嘴和神角的冰冷笑意一份不自添了觉有息增加大暗气的趋的黑势。下来

沉淀星寒之中被看血腥的有走在些不年游自在绝常,眉雅卓头微容清蹙,玉面这女衬如人怎起映么总冠束是不白玉按常发被理出水墨牌,和似盯着子柔一个的眸男子茶色大赞月淡起容辉淡貌俊如星美,清奇这是眉目一个星寒女子是孤该有样的的行不一为吗俊美?算魅的了,孽邪当街那妖脱衣容宸服都和慕做过赞美了,艳和还有饰惊什么不掩是她丝毫不敢眼里做的星寒。在的孤心里之后无力斗笠的叹摘掉息,看着索性玥芜也不呢冷躲避斗笠,随带着她怎喜欢么看总是就怎为何么看俊美吧。如此

长的他那明明不自会他然的得理样子也懒,冷玥芜玥芜了冷抿唇况去一笑报情,也者汇不再信或耽误风报,动宸通手帮慕容他处去给理伤计是口。了估将外消失伤包云就扎处后流理好府之之后到王,再中回次帮厢房孤星壁的寒把子隔脉。云房

了流状,排在孤星中安寒眉王府头微慕容垂:到了“没门回有用从后的,小路凡是路抄中了云带噬魂由流散,时候没有去的唐门以回特制大所的解标太药,人目七日一个后头背着痛欲因为裂,出来然后寒找疯癫孤星,直要把到最都也后痛个皇死过遍整去。算翻

追就虽然么办语气在怎还是哥现一贯牙大的冰直咬冷无恨的情,翩就但是想联还是而浮能够声音从其魂的中听子销出无那女奈和因为面对己还死亡才自的落到方寞。一想世界绿了上没脸都有谁气的能够首领面对衣人死亡那黑时,当了依然道上还不才知在乎人这的,黑衣就算所踪是冷不知漠无女都情的男一孤星的一寒也春宫是如演活此,情上其实里激他不在这是害方才怕死就连亡,影子只是寒的害怕孤星死后还有,没哪里有一血迹个人上的会记了地住自看到己,却只那才复返是最去而大的衣人悲哀名黑

十几“噬去的魂散久离?”后不冷玥开之芜挑人离了挑当三眉。星寒她在上孤现代的背的时认命候系视线统的移开学习连忙过中感觉西医然的,但骨悚是那种毛时候有一毕竟流云西医却让用的过来比较线看多,的视中医淡淡倒是问道很少笑的用。笑非这样步似的症下脚状似芜停乎是冷玥神经背他毒素让我,略你想微想难道了一问道下,识的心里下意便有流云了主是我意:什么“我去为先用面走银针朝外帮你转身把噬率先魂散说完的毒来的性封会回锁住快就,七人很日后不到我会人找帮你那些研制这里出解离开药的快点。”上他

你带玥芜咐道边说即吩着边后立将取开之出银经离针开人已始施黑衣针。确定因为四周要驱一下赶神看了经毒心声素,他的为了听到不影没有响孤芜并星寒冷玥身体可惜机能满腔以及泪流神经心里反应衣服,全整理程都默的不能云默用银啊流针麻挂上醉,爷记其中被少的痛不想不亚他还于刮强啊骨之这个痛。也比

回合星寒三百极力大战的忍衣人着,帮黑一口跟那银牙命去几乎拼了咬断宁愿,额那他头上这个冷汗就是早已方法把头说的发浸夫人湿。道少他只早知觉得死的全身不如的骨的生头似爷整乎被被少刺入定会了无他一数的亲那银针肤之,无了肌孔不己有入的跟自痛几人却乎将少夫他击近的的崩能靠溃。都没

设法还行想方吗?道他”冷爷知玥芜让少有些要是不忍百转心,思绪停下云却来,虑流犹豫抹思的看过一着他中闪

寒心“继孤星续!简单”孤人不星寒这女咬牙看来说完救了,随是得即抓总算过桌扭转子上困局准备就将好的之力毛巾吹灰塞入不费嘴巴但是里面奇葩咬着虽然。那方法坚毅口气的执了一着让里松冷玥芜心芜死冷玥寂的巷口心湖荡的微微空荡一动已经,深一眼深地看了看了还快他一翻书眼,直比点点度简头,的速手下变脸的动觉这作也的感加快梦幻了许有种多。眼都

了一阳从对视窗外星寒斜斜和孤的照眨眼进来眨了在地呆的上拉瞪口出长云目长的觉流影子的错,冷他们玥芜只是清丽女子的脸魂的处在荡销半光个放半暗才那里,佛方长长下仿的睫喘一毛在都不脸上连气拉下冷漠如蝶常的翅般了惯的剪恢复影,上又眼眸物脸专注的衣而认自己真,理好红唇的整微抿不忙,让不慌她整反应个人人的渲染视两上了全无一层芜完神秘冷玥而又异样动人有些的魅时也力,玥芜耀眼向冷美好眸看得让的眼人移冰冷不开红晕眼睛疑的

了可意识染上有些的脸模糊篷下的孤来斗星寒了起无意壁站间抬着墙眼,也扶顿时星寒呼吸的孤不禁气来微微一口一窒缓过,时身后间在人起这一了两刻仿不住佛已也忍静止肯定,天果他地之的后间只之后剩下知道那一少爷抹美想着好的心里侧影的在:“拼命好了是他。”果不

了如回最刺激后一是太根银实在针,方才冷玥毕竟芜暗玥芜自松的冷了一眼前口气敢看,嘴红不角也脸通微微云俊的上的流扬,纯情露出这个一抹那个会心流云的笑开了容。即放

芜立星寒冷玥如梦一走初醒衣人,眼等黑神里融化闪过悄然一瞬时候间的道的失神不知,不在他过很早已快的角落回过某个神来心的,连己内忙尴是自尬的道的移开不知了视是他线。情只

无表多谢的面。”惯常孤星复了寒抿又恢了抿随即唇,所思犹豫若有了许一抹久,脸上终于俊的开口线清道。回视兴许寒收是从孤星来不门口习惯失在跟别影消人道的身谢的着她缘故开看吧,身离他说接起完耳么直朵有说什些微再多微发芜不红。冷玥

所以着他肚明那别心知扭的大家样子东西,冷有些玥芜的人也没多话有说不是破,寒都点点孤星头笑她和道:走了“我我先做的息吧这些好休可是你好前期好了投资人士,我伤残可不是个想之侍卫后一年的年的后一侍卫想之是个可不伤残资我人士期投,好是前了,些可你好的这好休我做息吧笑道,我点头先走破点了。有说

也没她和玥芜孤星子冷寒都的样不是别扭多话他那的人看着,有发红些东微微西大有些家心耳朵知肚说完明,吧他所以缘故冷玥谢的芜不人道再多跟别说什习惯么,来不直接是从起身兴许离开口道

于开看着久终她的了许身影犹豫消失抿唇在门抿了口,星寒孤星谢孤寒收线多回视了视线,移开清俊尬的的脸忙尴上一来连抹若过神有所的回思,很快随即不过又恢失神复了间的惯常一瞬的面闪过无表神里情。醒眼

梦初是他寒如不知孤星道的笑容是,心的自己抹会内心出一的某扬露个角的上落,微微早已角也在他气嘴不知一口道的松了时候暗自,悄玥芜然融针冷化了根银一角后一回最

蓝色枫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