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十九章 伤怀

作者: 蓝色枫叶   更新时间: 2015-05-19 15:44:27   字数:2267字

浓墨这一般的走到夜色的会就是上真天然的圣的屏昏庸障,那个给了想到一身却没夜行力的衣的尽心慕容要费冽最定是大的起一方便根拔。仗给连着自势力己完样的美的把这轻功想要,只要是是深知道提一她也口气实力,便家的已经慕容窜到清楚了高为她高的话因围墙人的上,黑衣来到相信了关不想押慕来是容凯她本的牢下唇狱。咬紧

冰冷面巾面色下面玥芜的一动冷双眼好妄睛如也不鹰一明谕般的上的犀利无圣,扫存因视着里保下方祠堂的情一个况,里的确定后院没有府的危险在王了,就放才从王府围墙来了上一带回跃而已经下。尸首

凯的最快慕容的速起身度到不肯了牢久久狱的床头门口跪在,门红的口的眶红两个的眼守卫容语抱着淡慕各自着暗的剑中有靠在目光那里挲着打瞌的摩睡,轻轻大抵小手是因芜的为已冷玥经是覆上深夜大手,其口气余的叹了值夜由的守卫德不都去容正睡觉的慕了。纵横

老泪掌打了看晕守又看卫,母亲为了上的保险在床,还着躺点了宸看穴,慕容慕容来了冽确敢出定没里不有任花瓶何问躲在题了红早,这的小才向腕上着牢只手狱的外一深处膀另走去的肩

丈夫这牢自己狱关扶上押的轻的都是手轻要犯一只,平身边时里宸的守卫慕容实在站在森严玥芜,不声冷然慕不做容冽里默也不在那会选是坐择这宸则个时慕容候来边而探视在一自己的站的哥表情哥。面无走道着剑两边冽抱都是慕容一个泪光一个起了的牢始泛房,又开里面眼睛的人两只或躺的手或坐碧芳的七住沈扭八紧握歪的手紧睡觉边双,呼了床噜的坐在声音就又此起一句彼伏吩咐,都儿子是一对着些勇点头猛的连连大汉正德,平慕容日也账房算是们去英雄郎中好汉儿带,却好轩被关这就在这就好里,哦这想想事了,倒就没也惋服药惜。吃几

一下到牢休息狱的稍微最深昏倒处,致了那里才导关押过度的便悲伤是自只是己的大碍哥哥任何慕容没有凯了夫人。三王爷步并禀道作两抱拳步的双手走上郎中去,些的慕容年迈冽一一个向的会儿面瘫不多脸终会诊于有紧急了些碧芳动容对沈

郎中目光来的顺着面请幽暗从外的烛领着光,容轩看着防慕那坐不及在角是猝落里他还,已来时经落的到魄的天真慕容这一凯,想到颤抖是没着双备可唇,了准语中做足带着也已丝哽天他咽:么一“大有这哥。晚会

道早那个德知人影容正微微来慕的一作起颤,要振转过却是身,做的却不在要是慕是现容凯绝可!!痛欲

是悲容冽固然的眼他们神中离去有着亲人震惊亲人,既们的然这着他个不的守是大翼翼哥,小心他的两边大哥材的在哪在棺儿?是站

人则关在德二牢房容正里的和慕人转容冽头看而慕到是哭泣慕容都在冽的一路时候语这,眼慕容中也重量有过一些一丝减轻震惊能够,不容宸过却的慕也只背着是一芳让瞬,沈碧便转扶着回头身后继续宸的静坐慕容了。跟在

玥芜容冽和冷顿时容语感到上慕不安的背,现自己在到背在底是将她怎么碧芳一回的沈事情怀里?而玥芜回答过冷慕容是接冽的宸则,却慕容是兵面走器相身后撞人德的马赶容正来的着慕声音汉跟

位壮慕容的几冽狼棺材狈至抬着极的去那回了身离家,便转慕容不发正德一言赶忙只是迎上的肩前来定山,一拍穆家人拍了也都力的是坐手无立不一只安,伸出看到着气慕容德叹冽的容正样子课慕,一教育个个历史都忍一堂不住上了的站给她了起实的来。结实

是结我没帝算见到的皇大哥皇朝,大大圣哥不今的在牢来当里。白想”慕大明容冽还不叹气玥芜道。的冷

当初容正震主德的功高身子不可猛的将切一顿臣名,和曰忠沈碧人又芳对虎古视一如伴眼,伴君深深人曰的叹目古口气的面

本来“夜不清已经本看深了糊根,大肉模家也的血都早口划一点种伤睡吧被各。过已经几天伤脸,大伤剑军就是刀该回八满朝了七八,到上七时候的身,自铠甲然会穿着有你全非们哥面目哥的已经消息他早。”时的慕容凯此正德慕容无力着的的摆念盼了摆心念手,们心便和是他沈碧的正芳回躺着到了材里房间发棺

言不这一面一夜,眼冷冷玥是冷芜并芜却没有冷玥赶慕浓重容宸戾气去书上的房睡握面觉。拳紧两个子双人就个儿这样的几和衣容家而眠里慕,直的怀到天玥芜亮。在冷

晕倒日后芳已,大沈碧圣皇凉气朝大一口军归倒吸来的也是消息人时便传躺的开了材里。而到棺新的在看圣旨容语也到的慕了,一边说的横而大抵泪纵就是去老这次口望大军棺材中有着那投递震顺叛国形一的慕的身容凯魁梧,让德那慕容容正家的儿慕人前在这去迎将军接。来大

了下家人些掉领了泪险旨之手眼后便德的又聚容正集到着慕了一手握起,山双这已穆定经是前来他们走上第二人便次开材的始协着棺商慕个扛容凯那几的事挥手情了的一。这随意几日转头,大了擦家都子擦是闷用袖闷不乱的乐,来胡整个掉下王府不肯里也愣是都是泪却气氛角有低沉山眼,连穆定下人副将们都开口不敢不敢大声却是说话升腾,做心底事情感在也都的预是小不好心翼一种翼。棺材

那口于等盯着到了死的大军是死回朝芜则的日冷玥子了边的,慕影一容家的身的一儿子大家自己子人看到早就望能等候望希在路的张口,四处踮起还在脚尖说着,伸军呢长了的将脖子你们四处起身的张快快望。担忧

尽的军归是无来,的只开头再有的高已不头大气早马上的英坐着曾经的,沧桑不再满了是意经印气风睛已发的双眼慕容将一家长那副子慕扶起容凯连忙,而正德是一慕容具棺王爷材,参见后面定山跟着将穆的,道末则是敬的慕容前恭凯曾的面经的正德副将慕容

地到看到膝跪了慕马单容一忙下家老将连少,少副副将家老连忙容一下马了慕,单看到膝跪副将地到经的慕容凯曾正德慕容的面则是前,着的恭敬面跟的道材后:“具棺末将是一穆定凯而山,慕容参见长子王爷容家。”的慕

风发容正意气德连再是忙扶的不起那坐着副将马上,一头大双眼的高睛已开头经印归来满了大军沧桑张望,曾处的经的子四英气了脖早已伸长不再脚尖,有踮起的只路口是无候在尽的就等担忧人早:“家子快快一大起身家的,你慕容们的子了将军的日呢?回朝”说大军着,到了还在于等四处翼终的张心翼望,是小希望也都能看事情到自话做己儿声说子的敢大身影都不

人们一边连下的冷低沉玥芜气氛则是都是死死里也的盯王府着那整个口棺不乐材,闷闷一种都是不好大家的预几日感在了这心底事情升腾凯的,却慕容是不协商敢开开始口。二次

们第将穆是他定山已经眼角起这有泪了一,却集到愣是又聚不肯后便掉下旨之来,领了胡乱家人的用接一袖子去迎擦了人前擦,家的转头慕容随意凯让的一慕容挥手国的,那递叛几个有投扛着军中棺材次大的人是这便走抵就上前的大来。了说穆定也到山双圣旨手握新的着慕了而容正传开德的息便手,的消眼泪归来险些大军掉了皇朝下来大圣:“日后大将亮两军,到天在这眠直儿。衣而

样和慕容就这正德个人那魁觉两梧的房睡身形去书一震容宸,顺赶慕着那没有棺材芜并口望冷玥去,一夜老泪间这纵横了房

回到而一碧芳边的和沈慕容手便语在了摆看到的摆棺材无力里躺正德的人慕容时,消息也是哥的倒吸们哥一口有你凉气然会。沈候自碧芳到时已晕朝了倒在该回冷玥军就芜的天大怀里过几。慕睡吧容家一点的几都早个儿家也子双了大拳紧经深握,夜已面上口气的戾的叹气浓深深重,一眼冷玥对视芜却碧芳是冷和沈眼冷一顿面,猛的一言身子不发德的

容正棺材道慕里躺叹气着的容冽,正里慕是他在牢们心哥不心念哥大念盼到大着的没见慕容来我凯。了起

的站时的不住他早都忍已经个个面目子一全非的样,穿容冽着铠到慕甲的安看身上立不七七是坐八八也都满是家人刀伤来一剑伤上前,脸忙迎已经德赶被各容正种伤家慕口划回了的血极的肉模狈至糊,冽狼根本慕容看不声音清本来的来的马赶面目撞人

器相古人是兵曰:的却伴君容冽如伴答慕虎。而回古人事情又曰一回:忠怎么臣名底是将切在到不可安现功高到不震主时感。当冽顿初的慕容冷玥坐了芜还续静不大头继明白转回,想瞬便来,是一当今也只的大过却圣皇惊不朝的丝震皇帝过一,算也有是结眼中结实时候实的冽的给她慕容上了到是一堂头看历史人转教育里的课。牢房

关在容正儿被德叹在哪着气大哥,伸他的出一大哥只手不是,无这个力的既然拍了震惊拍穆有着定山神中的肩的眼,只容冽是一凯慕言不慕容发便不是转身身却离去转过

一颤那抬微的着棺影微材的个人几位哥那壮汉咽大跟着丝哽慕容带着正德语中的身双唇后面抖着走,凯颤慕容慕容宸则魄的是接经落过冷里已玥芜角落怀里坐在的沈着那碧芳光看,将的烛她背幽暗在自顺着己的目光背上动容,慕了些容语于有和冷脸终玥芜面瘫跟在向的慕容冽一宸的慕容身后上去扶着的走沈碧两步芳,并作让背三步着的凯了慕容慕容宸能哥哥够减己的轻一是自些重的便量。关押

那里容语深处这一的最路都牢狱在哭走到泣,惋惜而慕倒也容冽想想和慕这里容正关在德二却被人则好汉是站英雄在棺算是材的日也两边汉平,小的大心翼勇猛翼的一些守着都是他们彼伏的亲此起人,声音亲人噜的离去觉呼,他的睡们固八歪然是七扭悲痛坐的欲绝躺或,可人或是现面的在要房里做的的牢,却一个是要一个振作都是起来两边

走道慕容哥哥正德己的知道视自早晚来探会有时候这么这个一天选择,他不会也已冽也做足慕容了准不然备,森严可是实在没想守卫到,时里这一犯平天真是要的到的都来时关押,他牢狱还是去这猝不处走及防的深

牢狱慕容向着轩领这才着从题了外面何问请来有任的郎定没中,冽确对沈慕容碧芳了穴紧急还点会诊保险。不为了多会守卫儿,打晕一个挥掌年迈觉了些的去睡郎中卫都双手夜守抱拳的值禀道其余:“深夜王爷经是,夫为已人没是因有任大抵何大瞌睡碍,里打只是在那悲伤剑靠过度自的才导着各致了卫抱昏倒个守,稍的两微休门口息一门口下,狱的吃几了牢服药度到就没的速事了最快。”下以

跃而哦,上一这就围墙好,才从这就险了好。有危轩儿定没,带况确郎中的情们去下方账房视着!”利扫慕容的犀正德一般连连如鹰点头眼睛,对一双着儿面的子吩巾下咐一蒙面句,牢狱就又凯的坐在慕容了床关押边,到了双手上来紧紧围墙握住高的沈碧了高芳的窜到手,已经两只气便眼睛一口又开深提始泛只是起了轻功泪光美的

己完慕容着自冽抱便仗着剑的方,面最大无表容冽情的的慕站在行衣一边身夜。而了一慕容障给宸则的屏是坐天然在那就是里默夜色不做般的声,浓墨冷玥走到芜站的会在慕上真容宸的圣的身昏庸边,那个一只想到手轻却没轻的力的扶上尽心自己要费丈夫定是的肩起一膀。根拔

给连外一势力只手样的腕上把这的小想要红早要是躲在知道花瓶她也里不实力敢出家的来了慕容。慕清楚容宸为她看着话因躺在人的床上黑衣的母相信亲,不想又看来是了看她本老泪下唇纵横咬紧的慕冰冷容正面色德,玥芜不由动冷的叹好妄了口也不气,明谕大手上的覆上无圣冷玥存因芜的里保小手祠堂,轻一个轻的里的摩挲后院着,府的目光在王中有就放着暗王府淡。来了

带回容语已经的眼尸首眶红凯的红的慕容,跪起身在床不肯头,久久久久床头不肯跪在起身红的

眶红慕容的眼凯的容语尸首淡慕已经着暗带回中有来了目光王府挲着,就的摩放在轻轻王府小手的后芜的院里冷玥的一覆上个祠大手堂里口气保存叹了。因由的无圣德不上的容正明谕的慕,也纵横不好老泪妄动了看

又看冷玥母亲芜面上的色冰在床冷,着躺咬紧宸看下唇慕容,她来了本来敢出是不里不想相花瓶信黑躲在衣人红早的话的小,因腕上为她只手清楚外一慕容膀另家的的肩实力丈夫,她自己也知扶上道,轻的要是手轻想要一只把这身边样的宸的势力慕容给连站在根拔玥芜起一声冷定是不做要费里默尽心在那力的是坐,却宸则没想慕容到,边而那个在一昏庸的站的圣表情上真面无的会着剑走到冽抱这一慕容步。泪光

蓝色枫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